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我在无双城做二城主 > 第216章 心乱
 
“当时我还感慨过,半葫芦水果然没什么用处。若非心有不宁,加之有蒙遨提醒,我怕是痛失所爱。”司空长风释然道。
“原来蒙遨还做过这么多事。”李心月呢喃道。
“心月姐姐的心我倒是能理解。我儿子要是九岁入逍遥天境,二十岁入神游玄境,我也担心他会不会早夭。”我豪情逸致道。
“若是心月姐姐不信,我们打个赌如何?就赌接下来两个时辰内,我们能收到雷蒙遨的信。而且信上就写着我们目前最想知道的事情。”我轻笑道。
“不必了!”李心月拒绝道。
“信已经来了!”李心月指了指正在飞来的信鸽。
我顺着指的方向看去,一只翅膀五颜六色的鸽子正在闪耀着光芒。我无奈苦叹道:“真过分啊!我明明是在帮你。你居然这么对我。”
我抬起胳膊,信鸽落在我的胳膊上。我拿下纸条,展开看了看,随即愣了愣,递给了李心月。
李心月看我的反应,明白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她接过来看了看,还是不由猛地站起。
司空长风见两人都面色难看,接过李心月手里的信纸才明白,这所谓的新的预言是何等的震撼人心。他将视线死死盯在大将军雷梦杀战死于南诀战场之上。而死期便是九月九,换句话说已经不到两个月。
“九月九,原来雷梦杀死于重阳日啊!祈祷长寿之日埋葬了一位柱国将军,莫名有些讽刺了。二师兄真的是死于战场搏杀吗……一个逍遥天境,一个一跃便是十数丈,一拳便能打碎巨石的人,会死在战场上……”我思绪万千,想起了许多事情。
“我得回去和若风说一下这件事,我得尽快动身。”李心月猛地转身,突然有些踉跄。
司空长风也起身道:“无论真假,我也得准备一下。毕竟这件事有些……太大了!”
“是啊!该准备一下。”我也呢喃道。
看向正在蜜里调油的唐怜月与慕雨墨,我轻叹道:“一事接着一事。我本来还以为会是明年的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果然人算不如天算。”
“不过其实也不用我插手了吧!毕竟以雷梦杀会死为前提能够调用的力量无比强大。”我心中思量道。
“怎么了?”唐怜月走了过来问道。
“刚刚接到了不太好的消息。”我苦笑道。
唐怜月见我用内力传音,明白接下来的话不适合被唐门中人知道。
我我把胸口折叠的信纸递给他,他打开看了看,也不由瞳孔地震。他连忙把信纸塞回我的手里,随即道:“我也得回天启了!”
“反正也是最后一件事了。我也准备一下吧!”我耸了耸肩自我安慰道。
……………………
“来!干爹抱一抱!”我看着已经半大的少年张开双臂。
叶恋君叹了口气道:“干爹,我都已经十二岁了。”
“你去抱君鄢吧!我也经常抱他,软软的。”叶恋君出了个主意道。
“我当然要去抱他。不过也不耽误我和小恋君你亲近啊!”我轻笑道。
叶恋君走上前抱了一下转身便跑。
我自顾自摇摇头道:“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啊!”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身边还有跟着一个少年有些破坏美感。
“你小子粘着我娘子做什么?”我挑了挑眉道。
宋落星扭头冷哼道:“哼!叔叔东奔西跑的,我得和小夕姐姐亲近些,才能帮叔叔守住小夕姐姐啊!”
“那我感谢你一下?”我反问道。
“不用了!”宋落星傲娇道。
看着面前半大的少年,我猛地一愣,突然间感觉想起了什么。
“夫君,你怎么了?”楚轻夕关心道。
我摸了摸她的头道:“没什么。”
我转身严肃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这话让身后的楚轻夕与身前的宋落星都愣了愣,宋落星脸红道:“你在说些什么!”
“夫君,你怎么了?”楚轻夕连忙对我上下摸索道。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些事。”我叹了口气道。
“不过,娘子。你这么摸……之后怕是又下不了床了。”我好心提醒道。
楚轻夕闻言退后数步道:“我去找落霞姐姐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佳人,我眉欢眼笑的摇了摇头道:“这才是生活啊!果然还是得去一趟。多多益善嘛!”
看着无双城内那熟悉的景色,我一时间触景生情。在周围环绕的二公子中,我一路向着城主府而去。
“二公子,您终于回来了。”一位老人欣喜道。
“冯叔!您也到了该享福的年纪了。”我无奈道。
“是大公子说二公子归家,所以我就过来等着了。”冯叔慈祥道。
“这也不近,您都这个年纪了。”我苦口婆心道。
“我还没老呢!”冯叔吹胡子瞪眼道。
“是是是!”我顺着道。
我走上前抱住他道:“谢谢!”
随着拥抱过后,冯叔已经老泪纵横。
“算起来,我们当年也是落星这个年纪。”宋燕回看着这一幕开口道。
“大公子。”冯叔转头望去。
“冯叔。您都这个年纪了,郎中嘱咐过不要激动。”宋燕回安慰道。
“十七年了。不过你小子怎么突然间就这样了?”宋燕回看向我道。
“就是有所感悟不行啊!”我毫不相让道。
“你除了给冯叔添乱,也没做什么。”宋燕回没好气道。
“谁让你是城主呢!”我双手一摊无辜道。
冯叔破涕为笑道:“你们都长大了啊!”
“冯叔,我们本来就长大了。如今已经变老了。”我无奈道。
“不老!不老!你们正年轻。”冯叔反驳道。
“是啊!我们正年轻。所以冯叔不该再为我们操心了。”宋燕回情真意切道。
冯叔顺着宋燕回的目光转身,是正逗弄着宋君鄢的冯耀。
他走了过来,将怀里的婴儿递给了我。转身看向自己的父亲,两人对视一眼,相顾无言。
赵婶与赵沐玉也对视一眼,像是感同身受。
赵婶印象中那跪在地上声嘶力竭的两位少年,在此时此刻再次重合,越发清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