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 第1208章:爱不释手,才情不自禁
 


  乍见到秦昭,宝蓝就觉得秦昭看起来和来的时候不一样,好像是被男人滋润过一般,比往日更加娇艳了三分。

  她眸光微闪,暗忖方才贵妃娘娘是不是被皇上临幸了?

  这可是在大白天,皇上怎么可能做出荒唐的事?

  “不曾。”秦昭淡然启唇。

  她眼角的余光扫过宝蓝,宝蓝那片刻的怔愣也被她尽收眼底。

  她的这个宫女究竟是何来历呢?除了上回传出她打压吴惜柔的事,宝蓝似乎再没做其它更出格的事。

  正因为如此,她才不知道宝蓝究竟是什么人安排进来的棋子。

  在回锦阳宫的路上,秦昭闭目养神,心思却围着宝蓝打转。

  回到锦阳宫后,秦昭第一时间便去洗浴,这回近身伺候的是宝珠。

  宝珠在看到秦昭身上留下的印子时,不免有些惊讶:“皇上怎的在大白天便对娘娘……”

  她余下没说完的话,秦昭听得真切:“人家是皇帝,想做什么还挑时辰的吗?”

  只不过萧策性子古板,不可能在大白天的对她下手罢了。反正经历那一夜之后,萧策变成什么样她都不会觉得惊讶。

  宝珠默了默,她看了看自家主子,见主子没什么不高兴的样子,低声道:“皇上对娘娘却是越来越喜爱了。”

  只有爱不释手,才会情不自禁吧?

  秦昭抬头看她一眼,轻叹一声,没说什么。

  她没告诉宝珠,萧策说晚上还要来找她。她只盼着萧策再忙一点,晚上抽不开空,不得空来找她。

  虽然如此,她在洗浴之后特意补了觉。用过午膳后,她也再次补觉,就是为防萧策晚上再来找她。

  那厢萧策确实很忙碌。

  直到忙完,用了晚膳,时辰也不早了。再过半个时辰,便是他平时歇下的时间。

  他去洗浴之前,不忘交待张吉祥,让他去把秦昭带过来。

  张吉祥想到白天那一茬。而且这个时辰了,皇上还要他把贵妃娘娘接过来,皇上又那样喜欢贵妃娘娘,届时岂不是又要耽误睡眠?

  他的顾虑不敢说出口,偏就在这时,知秋过来传话,称云美人来了。

  张吉祥几乎忘了云美人这号人物,但他很快想起来,这是新进宫的美人,十分貌美,初初进宫时还得了太后娘娘的提拔,孰知最后又被抬了出去。

  这段时间这位云美人想必不好过吧,毕竟后宫是非最多。

  他不敢自作主张,第一时间向萧策禀报此事。

  “不见。”萧策回答得很果断。

  张吉祥并不意外这样的答案,皇上这样的性子,若突然见云美人才奇怪。

  “是,奴才这就顺道去回了云小主。”

  张吉祥退出寝室,待见到云美人,便传达了旨意:“皇上不得空见云小主,云小主请吧。”

  云冉却痴痴地站在原地:“张总管忙自己的吧,我只站一会子。”

  张吉祥不知云冉是何意,却也没多话,便去办事去了。

  他去到锦阳宫的时候,秦昭正打算歇着。

  本来萧策说过晚上要找她,她一直在等,不敢有丝毫懈怠,眼见着就快到萧策平时的睡觉时间,还不见萧策有话传过来,当下她便放了心。

  谁知就在这时,张吉祥过来接她去养心殿。

  “皇上有什么特别交待吗?”秦昭还抱着一丝期待。

  或许萧策见她,只不过是想跟她说会话,她也没必要胆战心惊。

  不是她胆子小,而是那一夜的事让她印象太深,让她不紧张都难。

  “皇上不曾交待其它,只让奴才过来接贵妃娘娘。”张吉祥没看出秦昭的紧张,如实作答。

  他很快想起云冉想见驾之事,又道:“倒是奴才来接贵妃娘娘的时候,云小主想面圣,但被皇上拒绝了。”

  事先跟贵妃娘娘提个醒,是不想让贵妃娘娘见到云美人的时候产生什么误会。

  秦昭一听到云冉的名字,眸光微闪。

  这个时辰云冉还想面圣,无非是想有机会侍寝,但萧策是个不解风情的,宁愿拒绝一个貌美如花的年轻美人,也要见她这么个没什么新鲜感的老人,这算是她的荣幸吧?

  一路上胡思乱想,秦昭很快就到达养心殿外。

  云冉还未离开养心殿,她不曾想世事竟然这样巧,张吉祥出了养心殿,竟然是去接秦昭过来。

  养心殿外灯火通明,秦昭从步辇上下来。

  她今日穿着一身极为普通的淡黄色衣裙,秀发只是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脸上未施脂粉,清汤寡面的,却如月下清莲一般出尘清丽。

  她的一双美目宜嗔宜怒,顾盼生辉,眼角含情,就连云冉看了,都只能叹一句秦贵妃确实美得让人心惊。

  难怪今上会对秦贵妃爱不释手,若抛开对秦贵妃的偏见,她也不得不承认秦贵妃这份美貌就能让男子生出占有欲。

  “妾恭迎贵妃娘娘。”云冉摆低姿态,上前相迎。

  秦昭看她一眼,眉眼温和:“免礼。”

  她免了云冉的礼,正欲入内,云冉却又道:“贵妃娘娘,妾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秦昭回头看向云冉,秀眉微挑:“直说便是。”

  “皇上是千古明君,若因贵妃娘娘一人独霸龙恩,只恐会影响皇上的清誉。妾以为,后花园百花齐放才是人间正道。”云冉一字一字地道。

  秦昭倒也不怒,徐徐说道:“纵然百花齐放是人间美景,奈何有些花儿不争气,无与争春,又岂能怨独自盛放的花儿?”

  云冉被秦昭一句话堵了回来。

  秦昭这话不正是暗指她初初进宫那一夜明明有侍寝的机会,却未能把握住吗?

  待她再回神,秦昭已入了养心殿。

  她面色苍白杵在原地,不愿意就此离去。

  她倒要看看,秦昭入了养心殿,又是何时出来……

  那厢秦昭入了养心殿,略有踌躇,直到张吉祥催促,她才进了寝室。

  萧策正等得不耐烦,但是秦昭进来的一瞬间,他又觉得这样的等待值得。

  “爱妃这样好看。”萧策上前牵起秦昭的手,把她拉到跟前细细打量。

  这眉,这眼,这唇,怎么看都让他喜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