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修真界莽夫 > 第八章 筑基首战
 
  吴晋修炼十多年,衣服早就烂了,如今也只是布条遮体,那如意袋就扎在腰口才让老道看个仔细。

  见到对方很识抬举的扔过袋子,道士“嘿嘿”一笑,伸手接了下来,不料自己手还未碰到宝贝,他猛然感觉到一股风力传来。

  暗道一声“不好!”,道士擎起手中拂尘对着袋子一点,鬃丝飘舞,挡住来风,同时喊道:“狼啸、狐魅,还不给我擒下他!”

  身后童男童女接到老道命令全都大啸一声,身体暴涨后化成一狼一狐,乘着黑鹤向吴晋扑来。

  “如果是人我拿你没办法,两只妖精还敢猖狂!”

  话音落,吴晋不但没有动作,反而飞快的落下,在天上打斗实在太危险了。

  一狼一狐本以为对方大喝是要出什么绝招,结果却是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如此被戏耍让两妖变的愤怒非常,扑来的动作更为凌厉。

  吴晋飞行速度不快,回头张望时正看到如意袋释放的狂风暴虐,已经将老道吹出老远,心下稍稍放宽,又见两妖越来越近,急躁之下甩出刚刚炼制的法宝八仙叶。

  叶子入地,化成一片花红草绿的翡翠仙境,吴晋人在空中,已经避入一棵大树之后。

  接着,晴朗天空突然变的乌云密布,上面雷鼓轰鸣,人影道道,眨眼间,无数的金甲天兵显身,铺天盖地的冲了下来;而下方更是黑雾弥漫,鬼气森然,从里面跳出密密麻麻的恶鬼阴魂,张牙舞爪的大吼大叫。

  这一幕倒吓的两妖一跳,顾不得继续追击吴晋,转身疯狂的向外逃去。

  说起来也不怪两只妖精胆小怕事,的确是天上的金甲兵将太过震撼,加上铺天盖地如蚂蚁过境,别说是它们这样的小妖精,就算是千年大妖也会头皮发麻,手脚冰凉。

  没想到形势逆转,吴晋也不去追,反而指挥天上兵将冲杀老道。

  正与如意袋斗法的奸诈道士本来就有些灰头土脸,见护身小妖丢下自己逃命差点气的吐血,刚转头想骂几句,突见天边杀来一群雄兵猛将,心下顿时凉了半截,可稳定心神仔细看去又察觉出一丝蹊跷。

  就在这一分神之间,那如意袋吹来的狂风割破他的道服,将他吹出去两三里,气的老头子吹胡子瞪眼,又不敢过度分心。

  吴晋知道对方难缠,这一招不一定奏效,所以偷偷飞起藏进“人”群,准备瞅准机会阴他一下。

  可是,他终归是小看了道士,就在天兵要靠近的时候,他手中拂尘突闪七彩琉璃光,遮住了他的全身,不但挡住如意袋的风力,还拿出一柄只有半截的断剑杀入天兵天将当中。

  吴晋看着那把拂尘暗道一声好宝贝,人却一缩腰,飞到后方抬手便甩,一道白光直射拂尘。

  那拂尘虽然不凡可终归是个死物,不似如意袋那般灵性,根本不会躲闪,何况它以防御著称会抵挡外来伤害,吴晋甩出的炁水打在上面并没有穿透,而是依附在鬃丝之上,顿时腐蚀之气发散开,顺着流光袭向不断冲杀的奸诈道士。

  可能感觉到不对劲,老道甩出断剑,斩杀周围十几天兵,伸手一拨,拂尘被弹了出去。

  吴晋见此心中一喜,收回炁水,让如意袋再次攻了过去。

  道士没了拂尘守护却依旧生龙活虎,眼见空中狂风再起,他眼睛一亮,气势陡升,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原本有些黑气的脸上瞬间转白,换来的却是一双奇黑无比的双掌。

  凭着这对诡异的黑掌,道士形如龙,势如虎,左掌拍,右掌挡,不但让如意袋无功而返,还一掌拍的周围兵将人仰马翻。

  接着,他收回左掌,朝自己眼睛一抹,看看远处依然汹涌的人影后发出阴森冷笑,喊道:“你破了老道百年的幽泉魔气,就拿你的性命抵债,另外,你那件灵宝就当是利息吧!”

  话未完,老道不再理会冲入身边的金甲兵丁,而是两手一揽,一股黑气奔涌,向着如意袋纠缠过去。

  吴晋听到老道的话,心里升起不详预感,急忙张手收回袋子,防止法宝被对方摄走。

  老道见后冷冷一笑,全力挥手间,黑气汹涌奔袭,竟然与吴晋一起抓到了袋子。

  吴晋五感敏锐,察觉到那黑气幽冷狂暴,似乎与他炁水的化浊之气类似,便不敢硬接,又看到老道被周围天兵砍到却毫发无伤,知道对方破了自己的法术,在左右权衡之下,他无奈松开如意袋,任由道士给收了去。

  摄来宝贝袋子,老道握在手中细细观看,越来越感觉到此宝的不凡,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宝物有灵,岂能在你手中蒙尘?还是我......”

  “我”字刚刚出口,老道脸色大骇,随手甩掉了如意袋。

  可此时已晚,远处的吴晋提手虚握,大声喝了一声:“爆!”

  下一息间,已附在道士手心的炁水猛然炸开,无数的细小水粒四射,崩的他满身都是。

  奸诈老道突受如此攻击,心下骇然却没有太大慌乱,先是一拍身躯炸碎道服,又手指如刀剐掉被水滴溅到的几块肉,那手掌上虽然被溅的最多,但他有黑气相抗,一时间倒稳住了受伤最重的地方。

  不过,他虽然表现的果断冷静,却忘记远处还有一个敌人。

  吴晋见道士手忙脚乱,知道对方抵抗不住这股腐蚀气,原本虚握的手用力一张,嘴上再喝一声:“崩!”

  这炸水和崩水都是经过反复试验学会的套路,前者可以让水炸开飞射四方;而后者是水进入体内,聚与一点炸出大洞。

  所以“崩”字现,老道身上立刻传来密集的闷轰声。

  这炁水分出的水粒何止百十?就算被对方躲掉和破掉一些全身依旧存有不少,如今一起爆发当真是吓的道士魂都飞出来了。

  然而,吴晋的《大水崩》修炼的火候不到,加上他实力低微,这一连串的爆崩并没有对道士造成多少伤害,但是却扩大化浊的腐蚀之气面积。

  老道心中愤恨恼怒却又不甘受死,心下一横,收回的短剑一扬,两只受伤最为严重的手掌直接切下,又把节省下来的黑气上移,保护全身不被腐蚀之气侵蚀。同时,他怒睁双目,遥控断剑,向着吴晋杀了过去。

  全身被腐蚀消散却依旧有战力杀敌,这道士果然修为强大,只是不知道他是什么境界,想来至少要比自己高上一两个层次。

  吴晋内心嘀咕,手上却不敢托大,放出如意袋再聚狂风袭向老道。

  没了七彩拂尘,没了幽泉魔气,道士直接被狂风吹出七八里,浑身更是被割出道道血痕。

  “你......你这水到底是什么?连我的幽泉魔气都抵挡不住?”

  道士攻不过去似乎心灰意冷,竟然出口问来。

  吴晋不与他对话,踩着如意袋跟上前来,再次伸手虚抓,无数水粒在道士体内凝聚成一滴。

  这一变化更令老道惊恐,瞪着怨毒的目光,用力甩出断剑,想最后努力一次。

  可惜的是,短剑还没飞出一半,就被如意袋释放狂风吸了进去。

  就在这时,道士脸上红光一盛,破烂的身躯突然拔高不少,对着吴晋大吼一声“死”。

  这个“死”字出,吴晋头上突然出现一座大钟,直接将他罩了进去。

  感觉到主人危险,如意袋急速倒转,将大钟直接收了进去。

  “可以摄宝的灵性法宝?”

  老道彻底绝望了,他以为这件宝贝只能放出狂风杀敌,却没想到还能收摄宝物,那金钟也只是一般的小宝贝,优势就是变大变小,可以出其不意的罩住对方达到困敌效果,如今既被摄走,便说明吴晋不会被伤一根毛发了。

  自己最后一招被破,道士彻底疯狂,被腐蚀到残缺不堪的躯体摇摇晃晃的冲向如意袋,结果却被一阵狂风吹飞到天边,坠落到群山当中。

  打落强敌,如意袋吐出金钟,吹风扫飞钟盘救出了主人。

  吴晋扫视周围,知道老道已经败了,边然袋子收走大钟,他飞速的冲下去寻找。

  奸诈老道是吴晋出来后遇到的第一个大敌,绝不能放虎归山,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在镜诀的感知下,吴晋终于在一棵树上找到尸体,此刻的老道已跟烂肉没什么区别,浑身的内脏已被掏空,死的不能再死。

  止住黑气,收回炁水,吴晋从他残破的内衣里找到一个小巧的宝囊,在确定身上没有任何宝物后,挖个坑将他给埋了。

  坐在如意袋上一路低飞,吴晋收回八仙叶,想了想又凭记忆找到道士丢出的七彩拂尘,这宝贝似乎很厉害,竟然能抵挡住灵性法宝的攻击,说什么也不能丢掉。

  在周围转一圈,吴晋从蛛丝马迹中大概猜测出这座广慈峰的情况,加上之前打斗到现在没有出现其他的大修或大妖,足以说明这片地盘是属于老道的。

  稍稍放下心来,他找个大树坐下,拿出得来的宝囊用炁水把它化掉,顿时“哗啦啦”掉下来一片。

  见到如此多的物品和道具,吴晋的眼睛瞬间亮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