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修真界莽夫 > 第十五章 山野少年
 
  杉树精听后吓的颤抖不已,赶紧拜道:“仙翁明察,这人修来我地盘撒野,不但杀我几十妖兵,还把两位当家给掳了去,没办法才找熊大王帮忙。”

  老道看看吴晋:“可有此事?”

  大白天的恶人先告状,这杉树精也是一肚子坏水啊。

  “前辈,我实力低微怎么会来这南荒惹妖精围殴,明明是它们半路打劫还想置我于死地,不信您问问这只鸟。”

  见吴晋真的举起一只秃毛小雀,老道士拂尘一甩:“真有此事吗?”

  雀聆被对方威势一压,顿时低下头不敢说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老道目光如炬:“大道轮回中万物竞奇,你们能寻得灵慧开智修行不容易,还是回山好好修炼吧,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说完,他又看吴晋:“你一个刚入筑基的小修士为何要来这蛮荒深处?还真是胆大包天。”

  吴晋很无奈,说道:“我也不想来啊,是有人送我过来的,现在他们把我扔下不管,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前辈哪个是北啊?”

  感觉这小子也不像说谎,老道微微一笑,指着他来的方向道:“这边是北面,你顺着此路再行7万3千里便是白蝴城。”

  吴晋一听立刻傻眼了,7万多里路?这不得绕地球的赤道两圈啊?

  老道也知吴晋为难,又笑道:“如果不敢也可以随我走,但短期内就回不去中土了。”

  吴晋赶紧摇头拒绝,他可不敢跟着老道,毕竟自己身上有许多宝贝,葬天棺、如意袋和炁水都是至宝,八仙叶虽然是花诀宝贝但同样不凡,难保对方不见财起意,学那付恒再抢他一次。

  见地上小修不说话,老道想了想突然抬手掐算起来,然后就露出诧异之色,说:“看来你也不是一般人,我刚刚算了算,得知咱们缘分未灭,日后定会再见,那今天就再帮你一次吧。”

  说完,他拿出佛尘朝吴晋一点,就见一道彩霞般的七色光芒飞起,围绕在他身上旋转。

  “这七色宝光有隐遁效果,可以遮挡你的气息,只要不主动现身别人就看不到你,走吧,尽快离开这里。”

  老道说完也没再废话,驾着祥云就消失了。

  这老道说走真就走了,吴晋松口气,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果然有一道七色流光,转来转去的很漂亮,而且前面跪着的熊精和杉树精也爬起来盯着四周找着什么。

  看样子似乎真看不到他,吴晋欣喜之余,赶紧坐上袋子飞走了。

  那只熊精太难对付,虽然炁水和如意袋配合足以干掉它,但难保出现意外,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先保住性命离开南荒再说。

  逃离这个地方,吴晋把如意袋内的大小妖精都放掉,雀聆也给放生了,独自一人开始全力赶路。

  这样一直飞了两天两夜,他终于感觉有点累,找个山头落下来休息半天,然后又继续飞行。

  然而,这次才飞几个时辰就发现一个令他愤怒的事情。

  这是一座小山,看起来并不高,上面有很多岔道,但尽头都连着一个不大的村子。

  在大荒中出现村落,正常人都会觉得这是个妖精部落,可吴晋却清晰的感觉到不一样,这村子是真真正正的人类聚集地。

  而且,村子里横七竖八躺着几十个人,按照气息辨别可以肯定,他们全部死去了,死状凄惨无比,几乎没有一人是完整的尸体。

  看到这种情况,依吴晋的性格再危险也要去看看。

  落下风袋,吴晋站在死人最多的地方,那里正有一个身材壮实的男子跪地,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原本以为是村落里的幸存者,可仔细观察后发现,对方竟然跪在一位死去的老人身边不断嚼着肉。

  大白天人吃人?

  吴晋顿时怒了,祭起断剑怒叫着就杀了过去。

  正跪在地上的男人听到声音也是一愣,刚一转头,就见有人举剑刺来。

  也许是发现新鲜的肉,男人脸上大喜,不但没有躲闪反而迎了上去。

  吴晋哪见过这种人,愤怒之余全力催动断剑,直刺男人眉心。

  断剑本就是不错的宝贝,虽说断了一截,可经吴晋注入灵力,残破的剑身泛起浓烈白光,几乎瞬间便穿透对方的脑袋。

  一剑穿脑吴晋犹不解恨,按剑,提气,断剑发出刺耳鸣音,“轰”的一声炸了。

  若问吴晋为何不分轻重上来就一击必杀是有原因的,按照本来想法,他是要擒下对方再细细盘问,如是凶手就一剑了结,如是帮凶再慢慢审讯,直到找出真正凶手。

  可是,当他举剑后全身却发出极其危险的信号,这种危机意识来自于镜诀的敏感,只有遇到恐怖的对手才会警示,像之前的熊大王都没有这种感觉。

  换句话说,他镜诀沟通天地,掌握周围大势的法度被压制了。

  所以,吴晋为保护自己只能纵剑绝杀,宁可杀错也不能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这一系列的想法转变都在瞬瞬间,并且下手的时机也十分准确,就在他以为对方死在自己剑下的时候,前方突然闪过人影,一个粗野的男人张开臂膀就抱了过来。

  如此结果令吴晋大惊失色,自己明明刺中对方并成功引爆,怎么可能还毫发无伤?

  想到这,吴晋顾不得追究结果,右手提剑斜挑阻挡男子,左手点眉心射出炁水,又拿出八仙叶甩向地面,与此同时,腰间的如意袋冲天起,放出狂风卷了过去。

  几乎是一眨眼之间,吴晋把这些年积攒的家底全都打了出去,只听“噗通”一声,他已被粗野男人扑倒在花草间,先前斩出去的剑、射出去的水、倒卷的狂风全部诡异的打在空处。

  吴晋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此时他的心脏已跳到嗓子眼,上下牙齿也微微发颤,可这并没有让他绝望,反而激起一丝血性,在怒吼一声后,用胳膊抵住对方血淋淋的大口,一拳打了过去。

  男子不躲不闪,实实在在挨了一拳,本以为自己庞大的力量可以把脑袋打爆,可最后还是失败了,对方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

  剑刺不死,水打不到,风卷不着,就连近在咫尺的一拳也毫无效果,难道他是一只修炼有成的猛鬼?

  想到对方可能是阴府鬼类,吴晋不由自主的看向对方的双眼,下一瞬,他的身体定住,彻底呆了。

  这是一双纯净清澈,看不到一丝杂质的眼睛,那双眼在笑,笑的童真,笑的无邪,仿佛顽皮少年在河里第一次抓到了鱼,在树上鸟窝里第一次掏到了蛋,那种开心和喜悦由心而发。

  吴晋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顶住对方下巴的胳膊也缓缓挪开,彻底躺在草丛间。

  他在看到那双眼睛的刹那就已经确定,对方绝不可能是凶手。

  见压在身下的人不反抗,男子也渐渐松开手,发出一声喜悦的笑,可能见到自己嘴上的血滴到吴晋的道袍上,急忙抬起袖子胡乱擦了擦。

  吴晋大喘口气,问道:“我知道刚才是误会,道友可否放开我,让我们坐起来说话。”

  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吴晋,左歪脑袋瞅瞅,右歪脑袋看看,依旧没有起身,大约过了四五息,男子眼睛一亮,似乎遇到什么惊喜的事,让开身子把他扶坐起来。

  对于男子的异样举动,吴晋还是抱有十足的警惕,小心的整理好道衣,直接便站了起来。

  有心想要问问对方情况,却见男子同样站起,张开大手朝自己抓来。

  这无缘无故又要开打,吴晋急忙闪躲不想重蹈覆辙,因为此时不同先前,刚才是八仙叶刚刚入地就被扑倒,如今花海遍地相当于自己地盘,可谓进可攻退可守甚至还能隐藏,几乎没有被抓到的可能。

  然而,天下没有绝对的事,就算吴晋对自己有信心和实力,在下一刻他还是被男子扑倒在花丛间。

  吴晋惊惧,自己刚刚横跨两丈有余,中间又数次改变轨迹,不能说是完美无缺,但也绝不是男子能够追上的,怎么可能又被抓住?

  无法相信的睁大眼,吴晋感觉男子伸出大手又将他扶坐起来,然后也坐在对面开始眉开眼笑。

  过了一会,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前辈,咱们坐着说话......”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