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修真界莽夫 > 第十六章 神奇的三通
 
  男子开口,声音稚嫩语气单纯,让吴晋为之一愣,不觉认真端详起对方来。

  之前看男子时,只觉他身材高大强壮,头发卷长散乱,还挡住大半个脸,以为是成年人。

  如今细看下,发现对方喉结微微突出,皮肤粉嫩,鼻下一层稀疏的汗毛,一看就是刚刚开始发育的毛头小子,加上声音细稚,完全可以确定,眼前男子的年龄绝超不过二十岁,甚至还要更小。

  被这样一个年轻人轻松打败,吴晋心里一阵郁闷,望望对方问道:“不要叫我前辈,我叫吴晋,道友有道号吗?在哪座仙山修行?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听吴晋说话,目光专注却不回一词,过了会才道:“我听不太懂前辈的话,我师傅一直叫我三通。”

  吴晋有点糊涂:“怎么会听不懂?你师傅呢?”

  三通反应有些木讷,看看吴晋又挠挠乱糟糟的头发,继而摇头:“师傅入地了,我给埋的。”

  吴晋听话更糊涂,不知对方意思,刚要继续询问却不由一愣,只见三通目光暗淡,已不复先前纯净光彩,他转头看看地上的尸体,突然哭了起来,两滴豆大泪珠翻涌,自他眼睑滴下,化成两轮冰晶顺着衣服滚了下去。

  吴晋不知什么情况,眼见冰轮朝自己滚来,不敢大意的身体一偏,堪堪躲了过去。

  冰轮无人操纵,径自滚出十几丈远,这才耗完能量渗入泥土之中。

  吴晋瞪大眼,看着消失的泪轮,又看看依旧悲伤的三通,忽然想到《江山物志》中的一段话:世间除了根骨出奇者可修仙外,还有福缘深厚和天赋异禀之人,眼前这一泪成法的人能否算得上天赋异禀?

  想了想他又否定这个想法,天赋异禀固然稀少,可算起来也只比常人强上一些,像力大无穷、速度奇快,或者能看穿阴阳和听懂兽言这样的人,而自然的道法流露恐怕亿万人难出一个。

  看看依旧抹眼泪的三通,吴晋隐隐有了一种猜测,在《江山物志》中还有半篇介绍,说的就是血脉。

  在修仙世界,血脉是一个应用极其广泛的词汇,主要阐述的就是体质、命缘和神法。

  修道之人,有的天生与道相合就会产生不同的体质,从而加快他们修炼速度或力量,这种人因为体质的特殊性在修炼中很难夭折,几乎个个都会变成修仙界的翘楚。

  体质是天生与道相合的衍生,而命缘却恰恰相反,是道与你相护,如果两者来比较一下,那就是前者要跟大道攀关系,后者却是大道自愿来祝福你,差距一目了然。

  说完体质和命缘,最后一种就是神法,神法是修炼者与道融合,会自然而然的产生神通或术法,这个与前两者不同,神法之人可利用任何物品化成法术杀敌,并且他们修出的神通都是唯一的,每一种都不可复制,也不能传授给下一代,这也造就了他们在修仙世界独一无二的头衔。

  这三种血脉都十分稀少,尤其是命缘和神法近乎绝迹,几千年难出一位。

  想完血脉的三种介绍,吴晋不由记起《江山物志》点出的各种血脉,其中有一批典型人物让人记忆深刻。

  其中特殊体质的有三人,分别是万年前天齐门少门主楚易、九千年前凌人堂天极杀手凌剑,五千年前宏书苑掌门笔一心。

  楚易人称霸王之体,可刀枪不入道法不侵,一生大小战斗无数,令他受伤的却屈指可数,修炼九百年后破界飞升。

  凌剑为鬼刹之体,来无踪影虚无缥缈,传说就是站在你面前都无法看清他的脸,在修炼八百年后破劫而去。

  笔一心为书香之体,一身儒气冲天,化神通术法与无形,就连特殊的灵器法宝都奈他不得,修炼一千年整,得道飞天。

  相比于体质来说,得到命缘的人要少很多,比较典型的有两人,分别是万多年前佛化寺的渡缘法师和九千年前的聚财道人。

  渡缘法师的命格很奇特,天生受人尊重,就算再穷凶极恶的魔鬼妖人见到他都会尊敬礼待,若是修为不高定力不足者更是纳头便拜,配合着佛教的渡人之术,让他为寺內渡化不少高手。

  不过,这也引起修真界的公愤,各大派掌门齐聚,上佛化寺兴师问罪,可结果却出人意料,千多人站在渡缘法师面前无人愿意出手,反而各个笑脸相迎,此事被传出修真界后成为道家笑柄。

  聚财道人无门无派,标准的一介散人,而且根骨不佳修为低下,但在这裸露的弱点下却有一个无双的命格,那就是聚财,这个聚财并非金银财宝,而是指宝物。

  据记载,聚财道人云游四方,凡所遇的天才地宝均会自主来投,就连刚刚出世的天宝都会不远万万里飞来与他亲善。

  按道理说,以他的实力根本就保不住那么多宝物,可真正与他交手的人才会明白,无数的灵性法宝铺开组成的大阵有多么恐怖,就连当时同一时期的杀手凌剑也曾刺杀失败,饮恨终生。

  最后聚财道人在修炼近五百年后坐化,一身财宝尽数自爆以陪主殉葬,成为当时修仙界最大的憾事。

  吴晋回想完这些又看看三通,不可察的摇摇头,以对方的表现不像是强大体质或奇特命格之人,一泪成法应该是最后的神法了。

  想到《江山物志》的介绍,吴晋眼睛微眯,拥有神法血脉的人太恐怖了,任何一个动作或物品都有可能演化成法术,不但威力强大而且毫无征兆,就如刚才的两滴眼泪,如果用好了完全可以作为大杀器,化法术袭杀自己,那时自己恐怕真就不会注意而中招。

  古时就有神法之人被击败,几乎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利用河里的水、地上的树和天上的云化成幻境,最终衍化术法反败为胜的例子。

  料想三通就是拥有神法之人,可吴晋还是觉得不对,就算对方滴泪成法,但是想躲过自己的剑,还在安全距离瞬间抓到自己,这些也绝做不到。

  何况自己的镜花两诀在八仙叶中有效果加成,不说修为不到筑基境的,就算是凝丹境的修家也没那么容易抓住自己,神法之人再强也不可能如此逆天!

  想到这些,吴晋眼中显出一丝笑,抬首问道:“三通,你为何要杀这些人?”

  三通还在抹眼泪,仿佛没听到吴晋的话,可过了会他突然抬头,有些着急的说道:“没有,三通没有杀这些人,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躺在地上了。”

  可能是感觉自己受到委屈,半大小子竟然一憋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吴晋说他杀人也是先前感觉他脑袋不太灵光,想试试能不能套出点什么话,哪想到对方完全就一小孩脾性说哭就哭,而且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吧嗒吧嗒往下掉,好在这些眼泪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化成冰轮,可即使这样也让吴晋一顿紧张。

  “那我看你为何还在那里蹲着吃肉,看你嘴上的血都没有擦干净!”

  吴晋瞪眼逼问,要演戏就演全套,所以声音也提高不少。

  三通抹泪,好似吴晋没有问话,过了会他身体一颤,哭的更欢,胳膊就没从眼睛上拿下来过,还不时偷偷瞄过来几眼。

  见他还不反驳,吴晋心里更奇了,刚要开口就见三通用力抹抹眼,说道:“师傅说我很厉害,想知道其它小动物怎么生活的,只要吃它们一块肉就行,这方法很好用,我已经知道好多小动物的过去,我刚才就想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所以才吃一块,他们不是我杀的,师傅不让我杀人。”

  吴晋听后大吃一惊,知过去未来一直都是仙神手段,而且只能看到一丝一角,像三通说的这样吃块肉就能知道过去那也太恐怖了,难道神法之人能如此强大?

  想想也不太可能,这个世界纵古至今不下十几万年,天生便是神法的修家也算不少,从来没有听说谁能这么逆天。

  不过,《江山物志》中记载的神法之人最早也就在万年前,再久就完全断层了,说不定在上古或远古时期曾出现过类似的人物也说不定。

  仔细盯着三通许久,确定对方不像在说谎,吴晋勾住嘴角,露出一个浅淡的贼笑,又说道:“三通,如果想让我相信你,那你就要告诉我,刚才我的剑刺到你为什么没有效果,还有,我站在三丈之外为何还被你扑倒?”

  没了吴晋逼问,三通情绪好不少,可依旧眼泪含眼圈,许久后,他眼睛一亮,反而露出疑惑神色,回答道:“前辈,刚才你的剑离我远着呢,没有刺到我,后来你就站在我面前,我轻轻一扑你就倒了。”

  三通说完,还用手比划下距离。

  “不可能!”

  吴晋眉毛一皱,声音提高一大截,刚才的一切他演算好几遍,一剑刺头,引爆后的漫天血雨这些做不了假,何况对方并非分身,怎么可能没刺到?

  三通瞪大眼,木讷的看来,好久才一个哆嗦,好像被什么吓了一跳,接着急忙用力点头:“三通没有说谎,师傅不让三通说谎,刚才的剑真的好远呢。”

  再次用手比划出距离,三通摆出一副无辜神色。

  吴晋摇头,又低声说了几句“不可能”,继而抬起双目,死死盯住面前的男子。

  他一直在怀疑对方说谎,不说他独自一人出现在这万万里的南荒中,单说他那单纯诡异的性情就惹人疑虑,可观察了好一会,对方不但没有露出一丝破绽,眼神反而愈发单纯坚定,如此之人,能在这凶险的南荒中独自活下来?

  吴晋越想越是不信,暗暗提高警惕后,再开口道:“我相信你的话,接下来说说你吃人肉看到的情景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