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修真界莽夫 > 第二十章 上仙请留步
 
  待吴晋恢复视野,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丈高石门,周围长着小腿高矮的杂草,不远处放着一石桌,上面空无一物,桌子周围均匀摆放着四个石墩。

  吴晋用目光扫过四周,确定没有孔雀王的身影后,对跟来的少女说道:“不离,你来过这里吗?”

  小女孩煞有介事的揉揉眼,又仔细看看四周,肯定的摇头:“回少主,不离没有来过。”

  吴晋不知道她是真没睡醒还是装成懒散模样,反正看着挺自然,点点头便没再去管她。

  回头看看三通,发现他依然抱着鸡崽骨架伤心,好久后才看清周围环境,跟着,眼睛也明亮起来。

  “师父!”

  三通大喊一声,迈开大步就冲向远处。

  吴晋没地方可去,就远远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一块大石下。

  “师父,三通回来了,你说过我带人来这里就会出现,在哪里啊?”

  三通坐在地上,对着大石不断呼喊。

  吴晋以为他是伤心过度胡言乱语,就没认真琢磨他的话,反而绕着石头观察起来。

  他修炼镜字诀,对周围环境十分敏感,从来到这个地方便有两个东西引起他的注意,一个是丈高石门,另一个就是眼前的石头,以他的感官可以完全确定,这块巨石藏有猫腻,绝不是什么普通石头。

  又绕着走几圈,他突然把手放在上面,接着石头震动,渐渐显出一个邋遢老道。

  虽叫老道,可他看起来并不老,也就三四十岁,穿着脏兮兮的宽大道袍,皮肤有些黑,面颊奇长颧骨突出,看起来就像马脸上长着两个大肿块,而且嘴巴大眼睛小,圆溜溜的总是眨巴眨巴,给人感觉很滑稽。

  吴晋从未见过长成这样的道士,但他不敢大意更不敢嘲笑,规规矩矩的行礼道:“晚辈吴晋拜见前辈。”

  那道士没有说话,坐在石头上睁着小眼观察吴晋,见他表现的中规中矩,大嘴微微一咧,发出洪亮声音:“小娃子不错,很合老道心意。”

  话说完,道士一跃而下,而这时三通突然抬头,面露惊喜的喊道:“师父你真出来了,没有骗徒儿。”

  听到这天真话语吴晋还愣了下,顿时明白不少,初遇三通时曾问过他师父的问题,对方却说师父入地了,他亲自埋的,现在看来三通的确不知道师父已经坐化了。

  秋水真人见三通说话,眼中流露出欢喜,上前揉揉对方的大脑袋,说道:“乖徒儿,最近过得怎么样?”

  然后,不等三通说话,转回头对吴晋道:“小子过来,让老道摸摸你。”

  说实话,吴晋对这个道士并没有太多好感,可也不好违背对方,只能默默上前,任由道士用大手在他脸上身上乱摸一气。

  结果在摸到胳膊的时候,本来还面露微笑的道士脸色大变,瞬间倒退四五步,仿佛受到什么惊吓,导致本来就很奇特的五官也扭曲起来。

  “渡宇木灵,渡宇木灵,还有龙筋,可惜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

  秋水真人连连自语,脸上显出浓郁的不甘和懊悔之色。

  也就在这时,三通满脸笑容,对着道士说道:“师父,我过得很好,你不在的时候我吃了一个死去的老人,我知道他的过去,好多好玩的事。只是玉前辈杀了这只小鸡,他杀了这只小鸡!”

  三通说着,脸上由笑容瞬间化为愤怒,周围也在刹那间冷了不少。

  秋水真人这次没有搭理慢几拍的三通,而是抱着自己的长脸,渐渐的冷静下来,又慢慢抬头,看几眼吴晋,问道:“有人知道你的身世?”

  吴晋站在原地有点懵,他能理解龙筋,但渡宇木灵是什么真不知道,是不是说的葬天棺?

  想到这,他赶紧摇头:“晚辈只知道龙筋,渡宇木灵是什么真不知道。”

  秋水真人听后,低头仔细想了想,似乎在确定,良久后他突然抬头:“我要起卦!”

  话说完,周围狂风骤起,身边的大石毫无征兆的缩小,化成一颗指甲大小的石子,道士将石子摆放在手心一震,吴晋只感觉天旋地转,前方竟然出现一座奇大无比又密密麻麻的石头阵。

  吴晋看着道士施展神通,心中惊骇无比,他知道秋水真人已死,现在出现的不过当初留下的一段残念,实在是太厉害了。

  道士摆好阵,顾不上喘息,对着吴晋大喊:“小子,入阵!”

  吴晋听后有些犹豫,可最后还是跨了进去。

  待他步入石阵,道士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通体雪白的剑,祭起剑,秋水真人的气势瞬间凌厉,仿佛与剑融为一体。

  然后,他跳到石阵边缘,舞起一式剑法,并大声吼道:“玄空照,天命起,阵中着象,神潜太虚,显!显!显!”

  “显”字落,阵中石头忽的飞起,化成流光旋转,并同时冲入天顶。

  吴晋站在中间,感觉周围遮天蔽日,接着就是一声惊雷,四周无数浓云汹涌而来,汇聚在一起变成一朵黑的发亮的劫云。

  秋水真人见着翻滚的云朵不甘大吼,就在这大吼声中,一道似剑一般的闪电自天而降,完完整整的斩在他身上。

  只听一声凄厉惨叫,道士直接被劈出十几丈远。

  接着,第二道闪电劈了下来,配合着滚滚雷音,仿佛无数的天兵擂鼓呐喊,尽显天威的愤怒和狂暴。

  随着道士的第一声惨叫后,场面出现转折,本该被劈中的秋水真人却被三通抱走,躲过了劫雷。

  第三道......

  第四道......

  狂暴的劫云在劈下第九道闪电后才缓缓散去,露出碧蓝的天空。而冲入空中的石头阵也被闪电劈成粉末,消散在四周。

  吴晋见劫云消散,赶紧招呼不离来到秋水真人身边查看伤势,这道士此时已不成人样,身体虚幻的几近消失。

  “妄洞天机,引出雷罚,差点将这股灵念击碎,小子,你的身世老道算不出。”

  虚弱的从三通怀中坐起,秋水真人的声音已有些飘渺,这段残念看样子维持不了多久。

  吴晋见道士模样,内心突然生出一丝愧疚。

  道士笑了笑,转头对三通道:“乖徒儿,刚才是你救了为师,很好,很好,现在你进屋,把里面的小箱子拿来。”

  说完话,他又看向吴晋,苦叹一声道:“这段灵识存不了多久,老道的时间不多了,长话短说。第一,我见你肌肤水润,灵台晶莹,修的可是水系功法?”

  自己修过《静水诀》,的确是水系功法,没想到这都被他看出来,不假思索的点头:“晚辈的确是修水法。”

  秋水真人摇摇头,见身后的三通答应一声朝石门跑去,连忙把身子正了正,吴晋刚想上前搭扶却被制止。

  “小子,你身有木灵,修行木系法会事半功倍,现在却修水系法术,这件事是好也是坏。”

  “我们都知道,五行中水能润木,你现在修得水系基础,当滋养你的木灵,才让你看起来晶莹剔透,可一旦你水功大成淹掉渡宇木灵,结果必然会倒转,轻则身肌受损,重则根基崩坏,修为毁于一旦。”

  吴晋听道士这么说吓了一跳,再看对方表情严肃不像是说谎,急忙问道:“请前辈明示,晚辈该如何做呢?以后不要使用水法?”

  秋水真人摇头:“我不是要你放弃水法,而是修炼木法,只要你的木系修为强过水系,你的实力就会越来越强大,老道可以给你个建议,去东方,那里道家昌盛,木修门派也不少,可以入门修行。”

  吴晋恍然大悟,难怪万象空间里的老人让自己修木法,还要去东方一叶宗修行,原来这些大佬真的可以看透啊。

  赶紧答应下来,吴晋真诚感谢老道的点拨,这有师父和没师父果然不一样,可以少走太多弯路了。

  吴晋已懂,老道又道:“第二件事是关于小徒的,想必你已从老孔雀那里得到信息了吧?”

  信息是得到了,只是听个一知半解,吴晋露出满脸疑惑,说道:“刚才从玉前辈那里知道事情始末,可百年后究竟该怎么做还是一头雾水,求前辈指点迷津。”

  秋水道人也满脸苦涩:“实不相瞒,我封掉三通的体质救他第一命,这第二命该如何救却没有头绪,不过我可以给你几样东西。”

  说到这,正好看到三通跑了过来,腋下夹着一个三尺长的锦盒交给秋水真人。

  接过盒子,道士对着三通道:“徒儿,坐在这里不要说话。”

  然后打开盒盖,拿出一枚碧绿色的玉:“此玉名为乾灵宝玉,是我游方偶得,作用是让你掩藏修为,自由调节身上散发的气息。”

  道士说完,目光落在不离身上,想了想他突然抬手在玉上一划,将它一分为二,一块递给吴晋,另一块却扔给不离。

  见少女疑惑的眼神,道士笑了:“蹑影小丫头我知道你是老孔雀派来保护他的,这东西可以让别人察不到你的修为,同时隐藏你妖精的身份,以后在他入门派时会用得上。”

  不离“噢”了一声,小心的收起来,又对道士拜礼感谢。

  秋水真人摆摆手,望着吴晋拿出一套水蓝色衣服:“这套衣服是我亲自打造的,还没有名字,作用是百年后能让三通碰你而不死!”

  吴晋惊异,小心拿过衣服认真的收了起来。

  道士见后又掏出一块令牌递过去,吴晋接过,见上面龙飞凤舞写着一个“天”字。

  秋水真人目光停留在令牌许久,说道:“在极北的严寒之地有一隐世门派,名为天门,与我有些渊源,你持此令牌可以找到他们位置,而我给你牌子的目的却是算到此派日后会有一场大难,老道希望你能帮忙化解危机,这是老道唯一的请求。”

  吴晋翻看令牌,又疑惑的看看秋水真人,见他恳求的模样后点头应承下来。

  道士认真看过吴晋表情,思考一会仿佛下了什么决定,说道:“最后,我要传你一套法决,此诀是我最得意之技,名为掌心。”

  “掌心?”

  吴晋下意识的看看手掌,又看看秋水真人,见他有些肉痛的神色,猜测这功法当非同小可。而且,对方开始没打算传授,也不知什么原因临时改变了主意,也许,是因为自己答应拯救天门的事?

  他在这边想着,道士却自顾的说道:“掌心诀有三个作用,第一是摄取法宝,可以空手摄走法宝或武器;第二是藏宝,可以将法宝物品藏与手心,不再需要纳宝囊了;第三就是定宝,所谓定宝就是可以让自己的法宝或者宝贝与自己手心紧密相连,不会被别人轻易收走。”

  吴晋听完道士的话,心里已惊喜的不行,他现在有两点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个是如意袋的归属问题,正所谓财不外露,广慈道人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第二个就是自己修为低下,法宝极容易被摄走,这一点在广慈老道身上也体现的出来。

  所以,这《掌心诀》彻底解决掉他的后顾之忧。

  其实吴晋不知道,关于这部法决,最最珍贵的当属第二点,可以藏宝。

  因为如今的修行世界普遍使用纳宝囊,如果地位或者实力强大一些的修家会有灵性法宝帮忙纳物,只有极个别强大的存在才会修有神通,利用自己的灵台藏宝、自己的元神藏宝、自己的穴位藏宝,再差一点的会使得袖里乾坤等等。

  这些神通法术都有一个极其诱人的特点,就是温养法宝,若是法宝受到破损或伤害,放在灵台中可以得到滋养,慢慢的也就恢复了力量。

  只是,这些宝贵的法决只会教给自己至亲之人,一般不会随意传授,像秋水真人这样顶多教给三通,而吴晋就算跪在地上求他都不会看一眼,而这次对方主动传授,不得不说是他走了天大狗屎运。

  道士介绍完,本是心痛的神色已经恢复不少,只见他凝神养息,片刻后抬手,一道光讯打入吴晋脑中。

  “小子,老道已对你仁至义尽,剩下的就要拜托你了。”

  道士打出法术口诀后显得很疲惫,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更加飘渺,仿佛是万里之外飘来的一样。

  吴晋知道自己这次占大便宜了,急忙跪拜行礼,感谢老道的传授之恩。

  “好了,事情已完毕,剩下的时间我还要交代三通,你走吧,东北方有传送法阵,可以将你们传回中土,记得好好修炼,切不可急躁。”

  老道说完已经闭上了眼睛。

  吴晋没想到对方直接下令逐客,看看不再理会自己的老道士,又跪在地上磕三个头,起身带着不离头也不回的朝北走去。

  两人行了大约两三里,果然看到一座散发光彩的传送法阵,吴晋与不离对视一眼,一起迈步站了上去。

  随着光华闪耀,吴晋和不离已身处一个宽大庭院。

  张开眼,吴晋目光所及正见两个小厮模样的年轻人张着嘴巴望自己,而旁边还有两个十四五岁,打扮丫鬟一样的女孩瘫坐在地,吓得花容失色。

  吴晋知道自己被传送到一处大宅內,为不惊动这些凡人,他拉着不离就要出去,不料就在这时,身后突然显出一具身影,瞬间扑了过来。

  不离虽是小妖,可修为并不低,眼见扑来黑影,本应迷糊的双眼瞬间射出冷意,抬手就拍了过来。

  可黑影根本不理拍来的一掌,径直扑倒吴晋,说道:“大哥,师父说让我叫你大哥,我是来送你的......”

  不离一掌拍空,心惊下刚要再打却发现来人是三通,急急收回手,站在一边不说话。

  吴晋这时也看清来人,暗暗松了口气,这小子送人送到中土了,不过再一想,以三通的反应速度,也许他眼里自己还在南荒吧。

  想到有这个可能,吴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谢谢你三通,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

  三通看着吴晋,过了会才“嗯”的一声,说道:“三通会在那等大哥一百年的,到时候大哥一定要回来啊。”

  吴晋点头,看着他怀里依旧抱着小鸡崽的骨架,无奈的直摇头,这小子还真是死心眼,现在都舍不得扔掉。

  摆摆手,他开口道:“三通回去吧,好好照顾师父。”

  过了会,三通又“嗯”了声,将吴晋扶起,自己则转身,一溜小跑的消失在两人眼前。

  吴晋看着瞬间没影的半大小子,嘴里“嘿”的一声笑,又看看重新变回睡眼惺忪的不离,招呼她离开此地。

  就在这时,门外匆匆跑进来一堆人,为首一人身穿蟒袍,红底金边,外罩一件水纹貂领坎肩,身后宽大的紫金披风被风吹的呼呼作响,见到吴晋和不离后,老远挥手喊道:“两位仙家请留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