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修真界莽夫 > 第二十一章 以命护派
 
  吴晋和不离本想离开,在听到远处有人这么一喊,身体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那男子见仙家停步,脸上欢喜中三步并两步跑过来,对着吴晋和不离就拜了一礼。

  见男子拜,身后人群也跟着拜,倒是让吴晋有些疑惑。

  “上仙垂见,小王庄余,家兄正是庄朝皇主。”男子低头拜述,脸上却掩饰不住傲色。

  吴晋没想对方是个王爷,仔细打量其身后众人,开口问道:“我和师妹路过这里,下来走访一下,庄王爷有事吗?”

  庄余听后脸色微喜,躬身道:“禀仙长,小王酷爱修道,更爱结交仙家,如今上仙降临寒舍,乃小王无上荣耀,还请仙家垂青,留在寒舍几日,给小王一次侍奉的机会。”

  吴晋看着身份尊贵,万万人之上的王爷如此卑躬,心中已有计较,开口道:“我们修仙问道,轻易不问俗间的事,若王爷有事不妨直说。”

  庄王爷听出吴晋不愿久留,生怕对方瞬间飞走,急忙上前一步,认认真真的跪下,急道:“小王前日府中来个道士,自称天心道尊,要在凡间开宗立派,要小王鼎力支持,可小王深知神仙都是行踪难测,又怎会突然找上自己,就先答应下来再做调查。”

  “那道士临走时也传下一本秘籍,说是练后可登云步月超脱生死,小王将秘籍练上几日,发现并没有什么好的感觉,反而浑身酸痛,今日去问过天心道尊,他却说我根骨太差,需要多练一段时日,回来后正好有下人来报,说庭內突然有仙人从天而降,小王这才急急赶来,求仙长看看这秘籍是否仙家真迹。”

  吴晋听的明白,随手接过庄王爷递上的秘籍差点没笑出声,根据这十多年对《江山物志》的学习,他也能看懂一些字,这本秘籍上七扭八扭写着《擒龙秘籍》四个大字,不用看都知道一定是骗子无疑了。

  忍着笑,试着翻看几页,吴晋顿时奇了,里面不但有口诀,还有图画,可惜这秘籍不是仙家真法,而是武林上强身健体的横练功夫,看看庄王爷那柔弱的小身板,若是不浑身酸痛还真见鬼了。

  合上秘籍,吴晋把它还给庄余,说道:“这秘籍没有仙家气意,不过强身健体倒也不错,王爷只要多练习练习,身体一定会有好转。”

  其实这样说已经在告诉庄余那道士是个骗子了,结果还真如吴晋所料,王爷大怒,令手下去寻那道士,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吴晋看着心里无语,这本来是武林秘籍,随便在王府找个高手就能辨认,定是那庄余私心,不想让手下人知道,自己偷着练习,这才吃个小亏。

  庄余发完号令,心里生气却又不好表现出来,一时间倒显得有些拘谨。

  吴晋看出他为难,笑道:“王爷不用动怒,我与师妹到处游历,正好也去见识见识那道士的手段。”

  此话说出倒让庄王爷一喜,他听下人说来了上仙却无法证明,可又怕招待不好惹恼对方,只能按照真仙对待,再从旁佐证他们真假。

  这秘籍其实是第一个印证,第二个印证正不知该如何开口时,没想到对方竟自己上了勾,庄王爷只感觉身上的酸痛都轻了不少,欢天喜地的安排人手,亲自带着两位“上仙”寻那道士晦气。

  吴晋之所以会帮庄王爷寻那道士也是出于善心,他了解《江山物志》,知道很多很多修仙者一辈子都过不了筑基这道坎,这就让大部分人心灰意冷。

  其中还有很多人都会叛逃师门,偷偷下山回到世俗间做个逍遥神仙,虽然这些人大部分都被门派抓回,可仍有部分运气不错,藏在世间各个角落,做那万人敬仰的“活神仙”。

  这些人修为不高,只有聚灵境,可在凡间已经是无敌的存在,再耍耍小手段蛊惑人心,那就造出一个大天尊了,甚至在王府皇宫都有一定地位。

  吴晋就怕那道士属于这一类人,若是真那样,庄王爷就是派多少人都是肉包子打狗。

  所以,为救些性命,他不得不站出来会会那天心道尊。

  有王爷带头,“神仙”撑腰,手下的兵丁也都神气十足,老远就呵斥着百姓让路。

  一众人簇拥着庄余和吴晋三人,一路畅通的过了几条街,停在一座府院门前。

  “上仙,这里就是那假道人的府邸,他定是得了消息才封闭大门,我立刻派人砸了它!”

  庄余脸色发狠,指着大门说着,可说完后也不见有任何动作,而是微微欠身等着吴晋和不离说话。

  吴晋知道对方不愿做出头鸟,无所谓的摆摆手,又对身旁的不离一点头,两人似乎早已商量一般,提起脚尖轻点,双双飞过院门,落在了内院之中。

  此时的大院密密麻麻站着三四十个手拿兵器的白衣人,为首的却是一个黄衣道士,大概四十来岁,方脸、粗眉,眼睛圆滚滚,长的十分豪放。

  在他们前面同样站着两名年轻的黄衣道士,一个弯眉细眼,个矮身纤,属于扔进人堆就被淹没的类型;另一人却身躯凛凛,相貌堂堂,远远就能感受到一股英气。

  两伙人都在怒视对方,却被突然跳进来的吴晋和不离吓一跳,尤其那两个黄衣道士,看到从天而降的少男少女仿佛见了妖怪,脸色同时变的难看,开口吼道:“段方圆,他们是你找的帮手?”

  黄衣道士也被吴晋吓一跳,之后冷哼一声,对矮个道士说道:“秦妄,别以为你们追我七千里就是段某怕了你们,对付你何须用帮手?”

  他说完,反而挥挥手,让自己手下退后,又把身子稍稍偏了些,防备着吴晋和不离。

  见对方不承认,两名黄衣道士脸色稍缓,其中瘦小名为秦妄的道士直起身,对着吴晋一礼,开口道:“金衣门追剿叛徒,道友是敌是友?”

  吴晋目光淡淡,听是金衣门办事,心里顿时明白了,又赶忙笑着回礼,答道:“原来是金衣门,久仰大名,你我非敌非友,两位道友自便。”

  话说完,还笑着倒退两步,示意两人继续。

  两名道人得到吴晋的肯定回答,目中更有怀疑,尤其长相英气的道士,眼中已经流出明显的顾忌之色。

  吴晋本以为自己的回答能令对方不再猜忌,没想到结果适得其反,看看不离又看看自己,他想到一个可能。

  自己和不离佩戴乾坤宝玉遮住一身修为,其他人眼里不过普通百姓一个,可刚才自己这个普通人却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冲进来,这就显得高深莫测了,在没有弄清态度之前,任谁都会感觉不自在。

  吴晋这边正在盘算,不料却收到不离传音,问他是否要动手,眼前的三个道士她可手到擒来。

  吴晋凝聚灵力回音,要她稍安勿躁,内心也是惊喜交加,眼前的三个道士,单个的刚过筑基境,跟他半斤八两;另两个的修为高过自己,看不出深浅,料想也在凝丹期差不多。

  不离说自己能将对方一网打尽,可比自己对她的预期还要高上一分,这件事过后可要腾点时间,好好了解一下豹妖的实力了。

  止住手痒难耐的不离,吴晋正想着该如何打消对方猜忌,却听秦妄对身旁的同伴说道:“肖风师弟,霍师叔正在左近,我等这次出来围捕案犯已有万全之策,师弟尽管施手便是。”

  高个肖风听到“霍师叔”三个字后神色一喜,“嗡”的一声拔出佩剑,对前方道士吼道:“段方圆,逆师叛道,还不束手就擒!”

  话音落,肖风飞起,手中三尺飞鸿引钟鸣,直刺段姓道士。

  吴晋心赞对方是个果断之人,又见那飞剑声势宏大,也是件了不得的好武器,加上两人修为差上至少一个境界,结果应该早已注定,不会有太大问题。

  可结果却让人大出意料,段方圆眼见对方飞刺,脸上不惊不怕,反而笑眯眯的一拍胸脯,一道白光透衣而出,挡在他身前止住对方攻击。

  吴晋微微有些意外,这金衣门在《江山物志》中有记载,算是中土金系的二流宗门,地位不低,虽然比不上凌虚宫这样的名门大派,但在修法上却有其独到之处。

  这个门派擅长防守之法,可在衣外凝聚秘术,再配合特质的衣服以达到金刚不坏之身,可凭此就能越境抵住法器攻击还远远不够,这段道长定是练了什么特殊的功法,否则绝无此效果。

  肖风一剑被抵,心下惊愕,随即大怒,手腕一压,飞剑倒竖,滴溜溜不断旋转,竟在白光中钻出一个大洞,眼看就要刺进去,就见段道长咬牙一哼,再拍胸口,又是一道黄色光芒飞出,就听“铛郎”一声,刺入半段的飞剑直接被弹出了院子,而肖风也被一股力量崩飞,摔倒在墙角,露出一脸的不可思议。

  “《叠衣心经》,你不但偷了筑基丹,还偷走本门重典!你找死!”

  见到段方圆拍出一道黄色光环,本来还在防备吴晋的秦妄突然大怒,再也顾不上别人,祭起手中三尺剑,又抛出一个巴掌大小锤,疯似的攻了过来。

  吴晋站在旁边也是暗暗心惊,刚刚段道士打出的黄色光罩很是特殊,仗着镜诀的敏感程度让他看的清楚,那一下就将自己的防御提高数倍,而且那光罩还有反伤作用,可攻可守,以段道士的年龄来看,门派绝不会给他这种资质的人如此高的法决修炼,那原因就可想而知了。

  经吴晋这一走神,秦妄已经杀到段方圆身边,手中长剑也不知什么时候化成三把,对着淡黄光罩就是乱刺,头上小锤也化为丈长,狠狠的捶打着光罩。

  可是,任那秦妄疯狂攻击,将周围大地都震的颤晃不已,结果依然无法破开,反而被段道士一个发力给弹飞了锤头。

  “师弟,助我!”

  事已至此,秦妄自知一个人无法破开对方防御,心恨之下抓出身上长袍拿在手中,张嘴突出一口心底精血,将手中三剑投入衣中,就在大庭广众之下祭炼起来。

  肖风见秦妄动作,大喊一声“不要”,飞身冲来想要阻止,结果却为时已晚,那黄色长袍与三把飞剑融为一体,将剑身全都染成黄色。

  “师兄,用此法不但修为毁于一旦,性命也难保啊!”

  眼见阻挡不了,肖风无力大吼,却被秦妄按住,此时的瘦小道士眼中已无神,脸色显灰白,手中一柄金华长剑却金光闪烁,威风凛凛。

  转过头,秦妄不看段方圆反而望吴晋,说道:“金衣门,修金剑,炼金衣,只与天公争一隙;如今我秦妄一隙将灭,死前只听道友再说一句话,你我非敌非友。”

  吴晋眼见秦妄生气已失,死气渐浓,知道他无回天之力了,在轻叹一声后,点头道:“金衣门有你这样的高徒果然名不虚传,你我非敌非友。”

  听到吴晋重复,秦妄淡淡一笑,推开一旁搀扶他的肖风,对段方圆喊道:“段方圆,《叠衣心经》非本门长老护法不可学,决不可流落在外,我秦妄今日拼的一死也要将你留下,可知我手里拿的是什么?”

  段方圆维持着护身罩,对秦妄手中的金剑十分忌惮,却又不害怕,还接口道:“金衣门,叠衣为守,振衣为攻,你化叠为振,手中的自然是振衣剑。”

  “不错,振衣破叠衣,今日你断然逃不掉,就引颈待戮吧!”

  秦妄说完提剑便刺,那振衣剑在他手中翻转,突显百丈金光,将周围照耀的一片璀璨。

  身后的肖风也不示弱,摄回长剑紧随其后,脸上虽然悲痛却咬牙坚持,定要将眼前的叛徒绳之于法。

  段方圆在秦妄冲出的时候已经收了淡黄光罩,他知道振衣剑的特性,专破叠衣法罩,自己若迎面而上,那黄色罩子非但不能阻挡,反而会被耀眼金光同化,增添助力。

  眼见金光笼罩自己,段方圆低低一喝,手中甩出一段白色长绫裹住身体,待那金光泄上白绫,迅速将其染成金色,同时,段方圆痛哼一声,重新拿出一段白绫裹住自己。

  如此来个三下,空中金光已泄个精光,而段方圆浑身也是千疮百孔,鲜血咕咕,可他并未停歇,而是猛拍胸脯射出白色光罩以阻挡秦妄刺来的绝杀一剑。

  下一刻,秦妄的剑已刺入光罩,钻入段方圆胸口又透体而出,紧跟着,肖风的长剑同样侵入,只是他的剑并未深入多少就被三层金绫挡住。

  “秦妄,你资质好性格却是愚忠,若知道丢了《叠衣心经》定会大怒。所以,我逃跑的这些天一直在想着对策,直到这里才想到办法,你们杀不死我的,反而帮我炼制三件叠衣,我还要感谢你,就送你们死吧!”

  段方圆瞪着眼睛似癫似狂,也不知高兴还是痛苦,说完后身体一倾,直接踏前一步,双手握住振衣剑柄,狠狠的一掀,就听“啪啪”两声,秦妄和肖风同时被一圈黄光扫中,差点飞出墙外。

  那肖风实力强大,却被黄光所克,被弹飞后只是痛苦的咳了几声;而秦妄本就吊着一口气,被那黄光一扫顿时散了生气,连句话都没说便没了气息。

  肖风感觉到不对,连滚带爬的冲来,抱住秦妄大喊大叫,到最后无奈的喊着“霍师叔”,却不知那是秦妄用来给他充底气的缓兵之计。

  吴晋看的无奈,缓缓摇头,他知道金衣门,却不了解他们的功法和特性,若是再有重来的机会他断然不会让秦妄枉死,白白送那段方圆一场机缘。

  想到机缘,吴晋把目光看向段道士,这个黄衣道人实力不足心思却不差,此刻正忙着疗治伤口,并把秦妄和肖风刺入的剑拔了出来。

  将肖风的长剑送入纳宝囊,留下剑身金黄的振衣剑不断抚摸,脸上露出阵阵狂喜之色。

  想了想,对远处悲痛中的肖风喊道:“金衣门建派四千年,传承十三代,振衣剑加上这把不过七柄,而我段方圆就拥有一柄。肖风,你虽然年轻就晋升凝丹境,可如何战胜拥有振衣剑的我?不如跟随我,你我一起在这凡间创上一番伟业,缔造一个新的国度,永享荣华富贵如何?”

  肖风抱着秦妄的尸体不予理会,过了会他突然抬头看向吴晋,开口道:“道友今日应了师兄的话,没有插手我金衣门的事,肖风没齿难忘,只是眼下肖某学艺不精,无法替师兄报仇,为师门分忧,只希望道友在我挡住他时速速离去,将今日之事告知金衣门,肖风下辈子做牛做马以还恩情。”

  吴晋见他有决别之意,急忙开口制止道:“肖道友先等等,令师兄恩节大义吴某佩服,这宵小之徒就交给我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