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修真界莽夫 > 第二十二章 击杀段方圆
 
  见吴晋要做出头鸟,还处于亢奋中的段方圆突然哈哈大笑;“无知小儿,年纪轻轻就想打抱不平,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别说如今拥有振衣剑和三件振衣的我,就是什么都没有,也未将你这......”

  段方圆话还未完,就见一道拳影飞来,打在自己的白罩上,那拳头坚硬,虽然没有打破防御,却将罩子打的凹陷,强大的拳风裹挟着无比的力量将他击飞,撞在身后白衣人身上,直接将那手下撞飞数丈,喷出大口血后仰头身亡。

  这一下劲头十足,让段道士身后的手下方寸大乱,全都寻找掩体藏了起来。

  段方圆还没看清打他的是谁,待他捂着脸起来才发现站在自己刚才位置的是一个半眯半睁眼的迷糊女孩。

  抹抹嘴角擦掉血迹,段道长刚要发作,眼前又是一花,火辣的疼痛让他心中大为警惕,运起《叠衣心经》支起淡黄光罩,堪堪挡住不离第二拳。

  只是,他挡住尖锐拳风却挡不住强大力量,被这一拳连人带罩滚出去两三丈。

  段道长气极,双手一拍鱼跃而起,见那女孩依旧平淡无奇的站在原地,只是半迷糊的那只眼已经睁开,慢慢露出了怒容,然后,又是一个拳头挥了过来。

  就听“轰隆”一声,段方圆壮硕的身躯已撞开院墙,直接滚到了大街上。

  眼见少女如此威猛,手下的白衣人全都跑的差不多,就连后院赶来的家丁也被那气势所慑不敢近前。

  “不离,你破不开他的防御,让我来吧!”

  吴晋见她惹的动静太大,怕搞的混乱会引来其他仙家注意,急忙给唤住。

  不离被喝,目中隐隐闪出一丝煞气,看的吴晋心里一突,顿时明白,这豹妖并非破不开对方防御,而是自己未下命令,她也不敢有过分动作。

  想到这,赶忙给小少女一个歉意眼神,对方见此也控制情绪,慢慢变回一双睡眼,袅袅婷婷的回到吴晋身边。

  段道长被三拳打的晕头转向,虽然没有受伤,却在手下和百姓面前丢了人,直气的他哇哇大叫,拿起振衣剑,怒吼着冲向不离。

  吴晋喊住不离自然是手痒难耐,之前越境杀过一个强大的广慈道人,如今又遇到凝丹境都解决不了的金衣叛徒,怎能不让他检验下自己所学。

  所以,见段道长出招,吴晋暗道一声来的好,然后就向前迈出两步,把豹妖挡在了身后。

  就在两人要交上手的时候,吴晋轻灵跳起,躲过刺来的一剑,挥起拳头狠狠打在段方圆的光罩上。

  又听“轰隆”一声,段道长被这蓄力一拳第二次打出自家院子,砸碎了另一堵墙。

  活动活动手腕,吴晋暗暗点头,难怪青龙一直劝他别学法术,好好锻炼右臂中的龙筋就足以傲立天下,实在是力大无穷啊,而且自己还没尽全力呢。

  不过,金衣门的《叠衣心经》也挺厉害,不但防御强大还可以反震,能够化解相当大的力量,否则的话,刚刚段道长至少要被轰出几十丈远了。

  一拳测出对方护罩的强度,吴晋也知道自己破不开了,只能边向前走边想对策。

  以他现在所学,打败一个铁通还是有不少办法的,在不用法术的前提下,最简单就是炁水化掉对方的叠衣。

  第二个方法是用金钟罩住他收入如意袋中,只是这样会暴露他的灵性法宝,最好别用。

  如此,他只能拿出炁水藏在拳头上,在段方圆爬起来的时候再次打去。

  段道长是真要气死了,金衣门以防御为主,攻击手段相当匮乏,虽然现在有振衣剑在手却没有祭炼,只能靠其锋利程度,如果对方身形灵活的话肯定会躲开的。

  所以,他面对吴晋的拳头只能被动防守,然后再伺机偷袭,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第N次被轰飞,吴晋看着狼狈的段道长终于笑了,张开五指低喝一声“爆”。

  与此同时,正要爬起来的段方圆突然发现保护罩內出现一滴水在不断放大,最后彻底炸开,溅的他满身都是。

  知道是吴晋在作怪,段道长怒不可遏,什么防守反击和偷袭,现在都不重要了,就是要将对面的坏小子碎尸万段。

  站直身,段方圆拎起振衣剑又杀了过来,只可惜刚跑两步就跌倒在地,发出凄惨的求饶声。

  吴晋走过去,就见段道长原本千疮百孔的身体快速腐蚀,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然而,胖道士比想象中要坚强太多,见吴晋走来他突然亮起振衣剑,直挺挺的刺了过去。

  剑至身前,倾泻而来的金光璀璨无比,显然是最后的致命一击。

  可吴晋看后也不惊慌,大跳着后撤避开金芒,真真正正的毫发无损。

  如此的一击都不成,段方圆张口喷出大口血,目光满是不甘的倒下了。

  吴晋收回炁水上前踢一脚,确定对方真死了,很多内脏都被腐蚀的消失,尸体残破的有些可怕。

  来到惊呆住的肖风面前,吴晋脸色有点惭愧,说道:“肖道友很抱歉,之前是我不明白事情才害的秦道友死去,现在杀掉段方圆希望能弥补我的过失。”

  说着,他摄回秦妄丢失的小锤,又捡起剑身泛黄的振衣剑,惋惜的一叹,一并交给肖风。

  抚摸着振衣剑,肖风痛哭,对着吴晋行礼道:“道友莫要如此,师傅曾说,修仙修道就要看破生死,师兄如此做也是他的道,我不会再难过。”

  抽抽鼻子,肖风接着问道:“刚才见道友修的水系术法却又彰显霸道,不知出自何门何派?可有道号?我好回宗禀明,如以后有何差遣,我金衣门当鼎力相助。”

  吴晋听后摆手,刚要说话却见一群兵丁挤了进来,又吼叫着冲入内院,开始抓捕段方圆手下和家丁。

  “启禀仙长,刚才小王见仙长和仙子大显身手,直打的那假道士还手不得,当真是生平快事,我定上表皇兄,为二位神仙修祠立传,永世传颂。”

  庄王爷说完一脸谄媚,吴晋被他打岔也没细说的心思了,只是简单的对肖风道:“我们帮你不是为报答,趁现在没什么事赶紧走吧,以免夜长梦多,如果有缘一定会再见。”

  说着,吴晋还对他使眼色,示意这里鱼龙混杂,能早些离开就不要耽误时间。

  肖风也是干脆的人,点头起身,拿出一个金色挂坠,交给吴晋,告诉他凭此物可当金衣门座上宾,日后若有机会一定要去一次。

  吴晋答应一声,目送他收回武器,左手夹起昏迷的段方圆,右手托住秦妄的尸体,踩着长剑直冲天际,引的周围不少百姓膜拜。

  庄余也见肖风飞走,目中羡慕之色浓浓,始终挥之不去,可他不气馁,立刻俯身哈腰,夸赞道:“上仙慈悲心肠,拔刀不忘回报,真乃世人之楷模,我等定要向仙人学习,若人人能像仙长这般,我大庄国岂有不强之理?”

  吴晋不愿听他这般马屁话,直接道:“时间耽搁的太多了,我和师妹还要上路,王爷请回吧。”

  突听仙人要走,庄余急了,忙正住身说道:“仙长勿急,小王已备好酒菜,请仙长垂青,到小王敝宅一叙,顺便指导一下道法。”

  吴晋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缓缓摇头,还没说话,那庄余却“咚”的一声跪地,直接就三拜九叩,边叩边道:“庄余恳请上仙收为弟子,日后端茶倒水,牵马坠蹬,一辈子侍奉上仙。”

  吴晋哪晓得对方这么绝,还没答应就开始行拜师礼,急忙拉着不离,趁庄王爷没有拜完之际,跳上断剑飞速的冲上云层,逃之夭夭了。

  ......

  在千丈云层之上,两人一路疾飞,不离见吴晋样子依旧狼狈也有些忍俊不禁,用力的挑挑眼,说道:“少主,这些凡人不过蝼蚁,您又何必在意,随手打发了事,怎会弄的如此难堪。”

  吴晋听后也知对方好意,摇头苦笑道:“在我的家乡提倡人人平等,没有蝼蚁,即使现在修仙了也是这个想法,观念的问题还是要慢慢改变的。”

  不离听后目光深邃了些,睁睁眼思索片刻,最后还是摇头:“人人平等太过缥缈,少主真是高义,不离不如。”

  吴晋笑了笑,又似乎想到什么事,说道:“你我均是第一次来中土,不知这里的习惯和说话语态,若是以后入门露出什么马脚反而不好,我们一会找个大城,在里面先生活一段时间,学些礼仪再上路也不迟。”

  话说完,吴晋拉住不离,后者会意,各自催动法器,加速飞走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