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修真界莽夫 > 第二十七章 绝品灵苗
 
  流风老道扫眼灰袍道士手中的小红伞,开始详细说道:“这次说来也是运气使然,我的手下在北地寻找灵苗时遭遇到一场罕见的异象——雪魅戏灵神!”

  听到“雪魅戏灵神”,所有人都“啊”了一声,不可思议的瞪大眼,吴晋和不离也忍不住张大嘴,互相对望,感到极度震惊。

  这种现象极其罕见,说是千年难遇都不为过,吴晋在《江山物志》中有过了解,通俗的说,“雪魅”就是指大雪开启一丝灵智,而“灵神”一般是指大地灵精,“雪魅戏灵神”大意就是说地面上的大雪突然开灵智,游走间压塌一片大地。

  不过,大地为土精元灵之根本,几乎不会被其他东西过分压塌,即便是山神巨灵也不会有如此能耐。

  所以,现在的灵神大多指的是大山而非大地,那流风道人所说的“雪魅戏灵神”就是指雪山上的雪魅灵精修出神智,施法将身下的一座山压塌,夷为了平地。

  流风道人住口,等所有人镇定过来,又微笑道:“雪魅有灵智,事后化白雾遮蔽天地,融入万物当中消失不见,只留下大山碎屑,满地的狼藉,我的手下过去查看,发现大山正中露出一缺口,黑漆漆直通地下,几个人一商量,斗胆寻了下去,结果,发现一处地下世界,也就是乾坤秘境。”

  有前面的异象做底子,后面的乾坤秘境还真就没多少人吃惊,流风道人也不磨蹭,继续道:“秘境中自成小世界,上空五色天光照耀,下方无尽黄沙蜿蜒流动,內中是个闪烁玄光的婴孩上下漂浮。”

  “如此诡异的状况让我的手下不知所措,都以为妖魔鬼怪现世,可四下无门,逃跑也是不及,就这样心惊胆颤过了一个月,他们才壮着胆子凑到那婴儿附近。”

  “不过,这事情说起来也挺怪,满地黄沙奔涌流动,偏偏在他们凑到孩子身旁后一切静止,然后,黄沙吹散间露出里面还在熟睡的婴儿。”

  流风道人说到这里,其他人哪还有没明白孩子的来历,可越这样越是好奇,全都屏住呼吸的认真听,现场一下变的鸦雀无声,只剩一个胖道人还在继续讲述。

  “我手下的人上前抱起孩子,就在接触的刹那,仿佛触动了什么禁制,周围的黄沙突然翻涌、崩毁,天地间变的漆黑一片,我的人抱着婴儿回头没命的跑,在声声绝望的叫喊中,莫名其妙来到一片茫茫雪山之内,他们回头一看,正在那漆黑缺口之外,他们误打误撞的出了秘境......”

  “这还没有完......”

  流风道人见众人面露惊容,蠢蠢欲动,急忙接上一句将他们稳住,继续说道:“婴儿出秘境犹如子离母腹,第一声啼哭响彻四方,这一下仿佛一根通天巨柱搅风云,让四周无数的野兽跟着嚎叫,就连上天都传来呜呜声。”

  “这婴儿只哭一会就没了声音,睁着眼睛四处看,那黄橙橙的眸子像极了黄沙流动,也就在那时我的手下明白过来,这孩子日后必是土系门宗的骄子,千年后的土霸王!”

  话说到这份上,大家哪还不晓得孩子来历,这就是个天生地养的绝世灵精,不知在山底秘境温养多少个年头,而今朝一出世,证明百年后一个号令风云,法动乾坤的绝代天骄将俯视星空大地,那是怎样一种荣耀?

  不由自主的,半月台上所有人都变的热切起来,甚至还有的领事转头秘语,吩咐手下弟子放出聆讯回宗,做出势在必得的模样。

  吴晋听的惊奇,抬头仰望迷雾,似乎也想见识见识这位绝世灵苗什么样子。

  然而,还未等他有所行动,天空突现百丈漩涡,一座数百丈方圆的山林缓缓浮现,上面奇木参立,枝桠遍野,无数的花瓣在四处飞舞,浓郁的灵气和清香仿佛****一般扑面而来,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这是......蜀仙林的参天苑,怎么会把这个大家伙惊动了?”

  半月台上顿时议论起来,这参天苑为蜀仙林五大灵宝之一,把持在一个长老手中,平时就悬浮在宗门上方,若非迫不得已几乎不会离开,也不知今天为何来到这里,难道也是为了极品灵苗?

  “流风道长,咱们之间也有规矩,出了灵苗只能卖给附近十万里的大小宗派,为何这次要通知百万里外的蜀仙林?你是否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说话的是手拿红伞的灰服老头,对于这次的极品灵苗他志在必得,可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个五大天宗之一的蜀仙林,恐怕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

  被老道这么质问,周围的领事也都纷纷起身叫嚷,蜀仙林横插一腿,自身利益必然受损,放到谁身上都会不舒服。

  流风道人见到这片林子出现也是大惊,又见所有人矛头指向自己,急忙施礼道:“各道友勿恼,请听贫道解释,这次的事情实属意外,你们想想,如果我派人通知蜀仙林,他们又怎会此时才到?还驾着如此重宝?”

  听到这似牵强的解释,所有人都表现出不信,流风道长见此还要再说,就听头上传来哈哈大笑声,一个披头散发,墩鼻阔嘴,只露出小半个脸的青袍男子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看看被自己震住的一群修家,披发男子止住笑,伸手轻轻一摆,将身下的参天苑降到半月台前方,对着流风道人说道:“流风道友,你我多年未见,别来无恙。”

  一句话让半月台上所有人都愣住了,继而对着胖道人露出不善表情。

  “请恕流风眼浊,不知道友是......”

  流风道人认真看眼披头男子却没有丝毫印象,他修为虽有逍遥境,可在那些超级大派里算不得多出色,加上是一介散修没什么势力,那名声自然不会传到蜀仙林这样的大派当中,为勉误会加深,只能规矩施礼,先套出对方身份再说。

  那男子听后又哈哈一笑,用手拨开挡住半脸的乱发,说道:“周兄不认得我了?”

  流风道人偏过头仔细辨认,目光从疑惑突然转变为吃惊,失声道:“你是......赵海阔赵兄弟?”

  披发男子见对方认出,点头道:“较上次蛇盘峰一别已过千年,没想到千年后你已是逍遥境的大修了。”

  赵海阔边说边从参天苑落到月台之上,引的其他修家齐刷刷的后退一步,均露出警惕之色。

  吴晋藏在人群,也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威压,好在这压力没有攻击性,让他无需分心抵抗,只是握住不离的手,传音道:“这人修为高超,要比那流风道人强出不止一筹,我们尽量收敛气息不要被他察觉,不到万不得已那根翎羽不要动用。”

  不离点头也不出声,只是小心的向高处的披头男人看去。

  台上的流风道人已震惊的无法形容,指着越走越近的披发男子,问道:“赵兄,真没想到是你,你怎么会是蜀仙林的人?”

  赵海阔没有回答,只是笑着说:“此事一言难尽,待有时间再与周兄详说。”

  流风道人听出对方不愿意多谈,尴尬之余又问道:“那赵兄这次来我流风镇可有要事?”

  话说完,站在台上一位身穿黄服的老道似乎想起什么,插口道:“敢问道友可是蜀仙林天苑长老凌发真人?”

  被人认出,赵海阔也不在意,轻轻看眼老道士,笑道:“正是,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老道见自己猜对,脸上有些得意,顾不得对方是插横杠的,急急忙忙行礼:“在下鳞波宗湖光道人,见过赵长老。”

  这两人一问一答,顿时让半月台上骚动一下,凌发真人是蜀仙林现有的五巨头之一,实力深不可测,尤其那一手道法极具精湛,他们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如今得见,果然了得。

  吴晋听到“凌发真人”四字后也有些吃惊,只是他惊的不是对方有多厉害,而是男子的名号。

  在《江山物志》中介绍的很清楚,道家名号也有规矩,像一般门派长老或弟子都会自称道人,像流风道人这样就是普通修家。

  如果对方称真人,那地位可就不一般了,起码算得上是巅顶大修,比如三通的师傅秋水真人,还有一部分散修会自称散人,所以吴晋听到对方叫凌发真人就知道这披头散发的男子地位不一般,心里更是小心几分。

  吴晋正想着,月台上已哄乱起来,万古天音教的金巧巧微微上前道了一礼,抬高声音道:“在东方,大家都知道蜀仙林分为上三苑和下三园,六大林区合铸三千里碧林宫,道友贵为天苑长老,也要跟我们等抢夺弟子吗?”

  这女子一身红衣,说话铿锵有声,虽未表现出敌意,可听者都品出一丝冷然,想那万古天音教乃魔教大派,勾得上一流的门槛,加上此处算得东方与中土边界,自然也不会太惧怕蜀仙林。

  赵海阔听后盯着金巧巧,目光慢慢透出锐意,似乎想起什么,又转变成笑容,说道:“万古天音也算不错,不过这次来并非是我的主意,而是我的哥哥感受到一股地脉之气,才要我催动参天苑赶来,没想到是一个土根灵苗出世,既然你们是公平买卖,那咱们还是按照规矩来。”

  他话说完,地面突然震动,然后一个英伟挺拔,全身金色铠甲的男人悄无声息出现在台阶上方的白雾边缘,用锋利如刀一般的眸子扫眼众人,轻飘飘的跳下台来。

  吴晋举目凝望,见男子怀中还抱着一个用绫罗红布包裹的婴儿,只是那婴儿似乎被惊醒,睁着大眼睛傻呵呵的还对自己笑。

  对着自己笑?吴晋只感觉毛骨悚然,鸡皮疙瘩起一身,还不知不觉的后退一步。

  怎么感觉他跟道观内的闭眼童子很像?只不过那个已经死了,而眼前的还活着。

  可即使活着也不对啊,对方很显然是个婴儿,怎么会一直盯着自己看?这也太诡异了吧?

  见那婴儿已经移开目光,吴晋总算松了口气,暗道一声此事必有蹊跷。

  台上,众人见灵苗被抢全都露出愤怒之色,可等到男子落地看清模样后又转怒为惊,面上犹豫不定起来。

  国脸、肉鼻、阔嘴,这活脱脱就是另一个赵海阔!不过,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震住所有人,之所以让修家不敢轻举妄动的是他身后,男人身后站着一龟、一虎、一鹤。

  左边的珍鹤通体殷红,爪锋嘴利,每走一步都会将月台踩出三道爪痕,翅膀煽动就是一阵浓烈的煞风。

  中间的猛虎步伐沉稳、目光凌厉,稍稍弯曲的四肢仿佛随时都要扑起,给人极大的威压。

  右边的黄龟双脚直立,两只前爪微微扣住,似握爪成拳,细长的头颅只露出一寸长短,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众人满是嘲笑。

  吴晋紧紧盯着男子身后的三只野兽,心里早已翻江倒海,他知道这个世界奇异,各种法术神通层出不穷,可说到把法术修出实质,并开出灵智的人那就少见了,而眼前的男人绝对做到这一点。

  “少主,这个男人太强大了,恐怕要比老祖都要强大,尤其身后的三只灵兽,怎么会有这么浓烈的恐怖气息?”

  不离站在旁边,终于忍不住的挪了挪,他是豹妖成精,对于野兽的危险程度有最直观的感受。

  吴晋点头却没有说话,他修有镜诀对周围的一切同样敏感,被三只野兽这么一刺激,似乎明白一个问题。

  兽无形却有神,施威压而不利,这是道的衍化,也是男子内心的展示,总结起来那就是道心。

  道心究竟为何物,吴晋豁然开朗,再抬头看男子,心里又有别样感受——鹤轻灵、高飞,志存高远;虎威猛、凶恶,势不可挡;龟耐忍、耐伤,坚若磐石。

  男子集三种野兽特点与一身,怪不得如此强大。

  来到众人前方站好,赵海阔看眼男子,又笑呵呵对众人道:“这是胞哥赵海魄!现居凌妖城。”

  短短一句话让所有人面色大变,凌妖城为北方凌妖国第一城,五大天宗之一,天生与妖兽亲近,斗战时人兽配合,横冲直撞,气势非凡,再厉害的大修都会被兽海战术淹没而亡。

  而且,男子气势威武霸道,非寻常大修可比,身份恐怕不下与赵海阔。

  有了这样推断,台上人群都默默揣测男子的身份,先前猜出赵海阔的老道想了想再次出列,对着男子行礼:“道友修为高深,想必在凌妖国也是地位斐然,只是不知身居何职?”

  赵海魄看眼老道没有理睬,旁边的赵海阔笑着帮忙解释道:“胞哥不喜言语,各位道友勿怪,他乃凌妖国虎魄元帅。”

  这一句话说完,仿佛一块巨石落湖心,立刻激起千层浪,让台上众人均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

  东方蜀仙林有五巨头,北方凌妖国除了国主国师外另有三帅十二将,各个武技精湛,道法了得,尤其是龙虎凤三元帅,均是通天境的大修,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破天飞升了。

  跟一个准仙级的人抢灵苗,就算整个月台上的人加一起恐怕都不是对手。

  赵海阔也看出众人窘境,对着流风道人道:“周兄,这次我与家兄要去南荒办些俗事,不料他半路感应有灵根出世,这才让我催动法宝赶来,没想到是灵苗大会,既然遇到了,那我们就按照规矩来,跟各道友切磋一番,争一争这灵苗的归属。”

  赵海阔说完,手掌平翻,上面露出一个布满花纹的小巧木碗,那碗面平滑,色泽清润,还散发着轻微的斐木香气,只是碗口处缺了一角。

  似有些不舍得的摸摸碗,赵海阔把目光投向众人,介绍道:“古有树是为荿,生与东海之滨,日长九尺,夜宽八寸,百年通天而立,然引动天雷而罚之,遂日短一寸,夜瘦一厘,万年后荿为三尺三寸一芕草。”

  “芕有灵,化碗求上苍,上天亦有好生之德,降奔雷劈碎碗角留训,便饶其罪过,结果,芕草灵识重创,浑浑噩噩中被一位大修拾到,祭炼成法宝,取名为芕槿。”

  “此宝有灵识,算得上灵性法宝,每日拿在手中观望可凝炼神魄,法术不伤;斗战时扣在头上可阻万法冲击,诸邪不侵;炼丹时将药草放入碗中入炉祭炼可提高药效,缩短时日;如此灵宝,可有道友比拼?”

  赵海阔举起木碗傲然与众,脸上飘然之色愈发浓郁。

  月台上的众人看着小巧的木碗,脸色变的无比复杂,那木碗效果奇大,虽少了一角灵性缺失,可无法否认的是,这的的确确是灵宝一件,让他们如何拼的过?

  经过一阵短暂的沉默,众人把目光投向场中三人,分别是手拿红伞的灰服老道、万古天音教的红衣金巧巧、还有一个就是猜出赵海阔身份的黄服老道士。

  如果说,还有谁能拿出灵性宝贝与赵海阔拼上一拼,恐怕就只有刚过一流门槛的三大门派了。

  只是,他们眼中的三大“龙头”此时都犹豫不决,安静了片刻,鳞波宗湖光道人率先出列,目中三分不甘七分无奈,说道:“真人灵宝通神,我鳞波宗不敌。”

  有了老道牵头,万古天音教的金巧巧也浅声叹气,秀脚挪了一步,失望道:“蜀仙林家资深厚,万古天音岂是对手,我金巧巧认败。”

  有两人表态,最后一个红伞老道双眼怒目,却又不敢过分表露,只能把脸一扭,气道:“蜀仙林和凌妖国神通广大,谁敢染指?我们欢香谷永乐宫记住了。”

  前三的都表了态,其他的二三流门派也都跟着附和,心里均是憋屈无比,要说小门派没有办法,像永乐宫和万古天音教这般的大门大派拿出一件灵宝还是有能力的,这次之所以落的这样主要还是赵氏两兄弟以力相压,加上蜀仙林和凌妖城两大靠山,让其他人不得不屈辱落败,将灵苗拱手相让。

  听到所有人退让,赵海阔也没去计较他们话中的讽刺,来到流风道人面前,将手中木碗摄入对方手***手笑道:“这次有劳周兄,待有时间去蜀仙林做客,你我再把酒言欢,回想下当年的年轻气盛,呵呵。如此,我与家兄还有要事,就不参与接下来的灵苗配属了,望各道友都满载而归。”

  把话说完,赵海阔也不等流风道人回话,与赵海魄一起跳上参天苑,驾着巨大园林缓缓升空,又极速加快,消失在众人视野......

  流风道人拿着木碗,心里也是憋屈非常,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灵苗,那是真真切切打他一巴掌。

  何况,刚才的交易都没有征得他一分同意,完完全全把他甩在事外。

  不过,让他稍稍欣慰的是,这极品灵苗换了一件不错的灵性法宝,算起来也不算太亏。

  唉声叹气的收好宝贝,流风道人转过身,苦着胖脸,对着身前全都脸色不快的众人说道:“我流风这次砸了招牌愧对大家,所以在此承诺,每宗选好灵苗后都格外赠送两个草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