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烽火书院 > 修真界莽夫 > 第三十二章 诡异的仙林
 
  吴晋踏入仙林并无太大感受,似乎只是推开一扇门,而门外的景色却令人诧异,竟是一片荒芜破碎的大地。

  凝了凝神,吴晋环顾四周,眼里除了风化干裂的土地,炙烤人心的烈阳外再无它物。

  ‘掌门说这里是幻境,里面的景色有真有假,那就来试试好了。’

  心里想着,吴晋直接蹲下用手摸向大地,只是他的手刚一碰到地面就穿透而过。

  ‘果然是幻境,无怪乎掌门要我们拿见到的东西。’

  微微一笑,他迈步向前走去,才刚走一步,前方突然刮起强风,夹杂着无边的土沙席卷而来,顿时将周围遮蔽的天昏地暗。

  吴晋不以为意,迎着沙尘逆风而行,可才走两三步他又停下,张手对着前方抓了一把,摊开一看赫然是一层薄薄的沙土。

  ‘大地是假,沙是真,只是不知道这沙子带出去有什么用?’

  不慌不忙将手中沙土汇聚掌心,吴晋握紧拳头继续向前走去。

  随着他不断深入,周围的狂风逐渐变小,最后完全消失无影,又露出一片烈日当空,赤地千里的荒凉景色。

  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荒芜土地,吴晋有些茫然,想了想,还是朝着前方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吴晋远远的看到一棵树,这棵树很粗很大,高耸入云,上面的枝杈纷杂茂盛,树叶圆润青翠,散发着无限的生命气息,就连周围干焦的土地都显得生机勃勃,春意盈然。

  吴晋只看一眼就知道此树不凡,连忙加快脚步向前赶去。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棵树仿佛是生在天边,无论跑的多久多快,树还是那么大那么远。

  ‘难道又是幻境?’

  吴晋心里嘀咕,索性一屁股坐地上,运转镜诀慢慢向前方的大树探去。

  这次进仙林他并不想运用任何的技能和法术,毕竟这是一场试炼,外边那些长老和掌门可能会监视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可前方的大树实在太诡异了,让他忍不住想要亲近,为了能弄清真相,不得不运起沟通周围环境的手段,冒一次险了。

  感受片刻,他对眼前的大树有了不少收获。

  首先,这棵树近在咫尺,吴晋的意识刚刚放出就能探查得出,然而,树存在是存在却无影无形,换句话说,树有灵识却无实体,这是一棵死了的树。

  其次,大树散发的灵意十分古老苍韵,仿佛是一种道意,令人难以捉摸,吴晋甚至感觉这棵树是与天地同生,日月同龄。

  最后,这棵树的灵识表现的很欢快,在双方试探的过程当中给人一种积极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几乎瞬间就被破坏,消失不见。

  有这三点,吴晋反而变得疑惑,一棵看得见摸不着的怪树,却有一种古老的道韵,想亲近自己却又瞬间掐灭那股意识,这仙林究竟是什么?

  吴晋收回灵识,坐在地上怎么也想不明白,想继续试探一下大树却发现眼前空空如也,再一眨眼,人已回到先前的屋子里。

  抬头看看周围,吴晋急忙站起身,规规矩矩对着掌门老道施礼,后者微笑,轻声说道:“吴晋,你虽然第一个进却是最后一个出,看样子收获不小吧,不要急,我们从最先出来的说。”

  老道说完偏过身,对着吴晋旁边的憨傻青年问道:“朱成仁,你看到什么?又拿到什么呢?”

  憨傻青年见掌门问话,稍稍后退一步,挠着头想了想,又到处瞅瞅,见到掌门身后的龚长老后这才放点心,支支吾吾道:“我一进去就看到一...一棵草,我上去就...就给拔了。”

  朱成仁说完还不忘看看龚长老,只是他得到的却是活生生的无视。

  掌门真人听憨小子说完神色有些古怪,头微微向后偏了偏却没有说话,而是微笑的“嗯”一声,转向另一边的小女孩:“朱月灵,你看到拿到的又是什么呢?”

  小女孩听有人叫她,吓的“啊”了一声,紧张之余抓紧衣角,小声说道:“月灵也看...看到一片草地,就上去拔了一棵。”

  掌门真人笑容不变,继续换下一个人,正是叫关石的小男孩,他所看到的景象能多一些,有几棵树,树下有几棵草,他只采到了草。

  除了这三人外,另外叫文绍的男孩则看到的更多,有草地有花海,甚至还有一片森林,只是他看的多,能拿到的只是一截小树枝。

  最后的轮到不离,她的回答令吴晋意外,他不像文绍那样看的杂,反而是一棵大树,高耸入天,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抠下来一截树根。

  当轮到吴晋的时候,他说出自己看到一片荒地,拿到手的只是一小搓黄沙。

  这个答案当即让屋内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一向微笑和蔼的掌门老道都张着嘴,好久才问道:“那黄沙在哪里?”

  吴晋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能缓缓的伸出手,张开手掌说道:“启禀掌门,沙子就在我手中。”

  他话刚说完却张大嘴,自己张开的手掌空空如也,别说是黄沙,就是一粒微尘都不存在。

  掌门真人站在原地望了望,面色似乎有些不悦,但随后隐去,重新露出淡淡的笑,说道:“吴晋,你可能是在仙林里被幻境迷了眼,导致幻觉侵体,不过你不用怕,过几天就会消除,还有,以后在修行上可要细心认真一些,丢脸事小,丢命可就得不偿失了。”

  老道士说完,不理吴晋极度震惊的表情,张手一收,立刻将朱成仁、朱月灵和关石三人手中的小草收了去,然后严肃着脸说道:“你们三人不算,重新进去一次。”

  三人被掌门一说,似有些不知所措,战战兢兢中越过树洞,重新钻了进去。

  等他们一消失,老道士侧过身子:“龚长老,你香草峰近年人才凋零我也理解,但宗有宗法,教有教规,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做的好。”

  龚长老见掌门不悦急忙低头施礼,接口道:“掌门教训的是,师弟知错。”

  掌门见他痛快认错,心下缓和,说道:“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不要再有下次,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龚长老低头称是,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掌门真人回过身,对着吴晋和不离等人望了望,说:“吴晋再议,不离和文绍现归为岿木峰弟子,师从黎长老,望你们以后勤加修炼,为我一叶宗争荣争光。”

  此话一出不离赶忙答应,文绍见了也有样学样的应和。

  身旁两人有了归属,吴晋还在震惊当中,刚才明明手中有沙,却在老道士看过来的时候消失了,难道真的是幻觉?

  想到这,他感觉根本不可能?自己可是修有镜字诀,平常看不出幻境还有可能,但运起这套法术,周围的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根本不会发生幻觉侵体的事情,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

  吴晋在这边胡思乱想,前方的掌门老道也在细细观察,见他神色不断变幻,还以为是对自己刚才的话耿耿于怀,于是放缓声音,语重心长的道:“吴晋,幻术侵体并不是什么大事,像你刚刚踏入修行的凡人来说很正常,不要害怕,只要做到吸取教训,认认真真的修炼,以后这样的事情就可以避免。”

  听老道这么说,吴晋也不好意思瞎想,点点头尽量表现的规矩一些,掌门真人看后也微笑着点头,暗赞这小子乖巧。

  众人又等一会,朱成仁和朱月灵同时出现,接着便是男孩关石,三人出来的时间差不多,手里拿的东西却不尽相同。

  朱成仁手中的是一株红须白茎,没有叶子的小草。

  朱月灵的是一根紫色似竹子一般,分三节的木杆。

  最后的关石则最为奇怪,放在手中的是一个球,上面满是粉色尖刺,看起来很是锋利。

  吴晋见到三人手中植物,前方的掌门长老同样见到,全都露出怪异神色,沉默几息,掌门老道率先开口道:“天佑我一叶宗,这次竟然出现三个奇苗,倒天葱、紫皇竹、天剑草,很好,你们都很好。”

  老道说着说着声音都变了调,好在及时恢复过来,然后缓缓转回身,对着一众长老说道:“倒天葱是护药天草,朱成仁应该归为丹灵堂。”

  掌门说完,站在后列的丹灵堂任长老已经激动的脸色发红,急忙礼拜道谢,上前将朱成仁拉到自己身边,神色这才慢慢变得肃穆。

  说完朱成仁,老道士重新开口,继续道:“紫皇竹和剑草都为上品仙草,一攻一守,可列香草峰下。”

  老道士还没说完,香草峰主龚长老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将一对男女揽进自己身下,像护小鸡一样“逃”了回来,认认真真对老道士施礼感谢。

  分完三人归属,掌门看看孤零零的吴晋,脸上泛起一丝为难的苦笑,说道:“吴晋虽为草人,但资质不低灵苗,这次虽然没有得到仙树肯定,可将来成就同样不可限量,鉴于此次湄花峰没有收获弟子,就将他列于萧长老门下如何?”

  此话一出,吴晋隐约听到一声讪笑,微微抬头看去,正是岿木峰黎长老发出的,只是她似乎有些顾忌,笑出一声就止住,没有再继续。

  萧长老本来脸色就很不悦,被死对头这么一笑后气急攻心,脸色顿时红了大半,但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发作,微微施一礼,低沉着声音回道:“谢掌门,萧雁君没有异议。”

  掌门老道“嗯”了一声,继续道:“你们六人已入四长老门下,位列本宗第六代弟子,一会我会发书通告全宗,从此,还望各位弟子严己律身,勤修苦练,早日过得筑基,为门派贡献力量。”

  此话一出,吴晋急忙施礼称是,各长老也都对掌门行礼,以示恩惠。

  接下来掌门真人说了点注意事项,嘱咐几句修行要点,便带着人离开。

  吴晋也随着人流被黑着脸的萧长老带出房间,坐上一片花瓣向着湄花峰飞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